心臟是普通馬的兩倍,拿遍澳洲賽馬冠軍,為何到美國后離奇死亡?

aiya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說到歷史上的名駒,你會想到什麼?是呂布胯下日行千里的赤兔馬,還是被稱為天下第一駿馬的西楚霸王坐騎烏雅,很遺憾,這些寶馬最終都不知去處,人們甚至不知道它們在歷史上是否真的存在過。

然而有這麼一匹馬,生前備受矚目,死后更是被制作成了標本,享受著國寶級文物的待遇。這就是在澳洲人人皆知的歷史名駒菲爾·萊普(Phar Lap)。

澳洲人是不是吃飽了撐的,一匹馬至于這樣麼?這一切還得從澳洲的賽馬盛會墨爾本杯說起。這項賽事創辦于1861年,至今已經有著161年的歷史了。澳洲人酷愛賽馬,墨爾本杯對他們來說簡直就像每年必須要過的一次狂歡一樣,因此這項賽事也被譽為「讓整個澳洲屏息的賽事」。

賽事的規則很簡單,允許三歲或三歲以上的純種賽馬參賽,全程約3200米,率先跑完全程的賽馬獲勝。其實它只是澳洲維多利亞賽馬會的一部分,說是賽馬會,其實更像是一年一度的賽馬嘉年華。

每年進入11月后,光是賽馬比賽就多達四五個,每種比賽還有六七個項目,可以說11月的澳洲都為賽馬而暫停。如今,每年都有數十萬人來到墨爾本的費明頓馬場觀看賽事,全球更有多達120個國家和7億觀眾,通過衛星信號觀看現場直播,為自己心愛的賽馬加油。

而我們的主角菲爾就成名于這項賽事。1926年10月4日,新西蘭南島上一匹很不起眼的小馬駒誕生了。雖然來自于一個賽馬家族,但它的父系在英國比賽時,出場35次只拿到了兩個冠軍,后來來到澳洲之后才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母系這邊則擅長長跑,曾在3600米的賽程中獲勝。馬主人覺得這匹馬長得不好看,沒有線條,沒有美感,肯定是又笨又蠢,可以說完全沒有前途,不如趁早出手賣了吧。

于是在1928年,不過美國商人戴維斯卻覺得這匹馬很有前途,于是在拍賣會上拍下了它,并把他交給悉尼著名的馴馬師哈里·特爾福德(Harry Telford)進行訓練。哈里在訓練過程中發現,這匹烈馬確實具有出色的爆發力和速度,而且耐力也十分驚人,完全有成為一代傳奇賽馬的潛質,只是太不服管教,脾性太大了。這可怎麼辦啊?于是他找來戴維斯,倆人一合計,也沒別的招了,騸了吧。就對菲爾實施了閹割手術。

1929年2月,菲爾終于在玫瑰崗馬場迎來了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一場比賽,您還別說,這匹馬還真不錯,當即拿了個第一,只不過是倒數第一。馴馬師當時沒覺得啥,畢竟初登大舞台,得有個適應的過程。哪知接下來三場比賽,是一場比一場慘,一個失敗接著一個失敗,氣得戴維斯大罵哈里是騙子,說就你這還名駒呢,整個一懶驢上磨啊!

金主生氣了,哈里也沒辦法,得了!干脆孤注一擲吧,再重回處女賽吧,行就行,不行趁早把馬賣了。于是在1929年4月,菲爾重回處女馬賽,這回它還真爭氣,以半個馬身位的領先優勢拿到了職業生涯的首個冠軍。哈里這下高興壞了,菲爾的成功至少有自己馴馬的一半功勞,自己總算沒看走眼,多年努力的栽培終于沒有白費。

之后的日子里,菲爾可謂是節節高升,先是在玫瑰崗拿下桂冠,緊接著在澳洲德比、嘉云盾以及維多利亞德比取得了三連勝,可謂是平步青云啊!而作為賽馬大會的盛世,參加墨爾本杯對于每匹賽馬和馴馬師來說都是莫大的榮譽。因此也被哈里格外重視。

菲爾首次參賽,經驗略顯不足,面對屢次參加該項賽事的年長馬來說,自己還是個初出茅廬的菜鳥,而就是這麼一匹菜鳥馬,仍然拿下了第三名的好成績。之后便是秋季比賽,菲爾仿佛一下子找到了感覺,爆發出了自己的最佳狀態,連贏九場,橫掃了1930年2月的費明頓和悉尼賽事,可以說大大小小的獎杯它都拿了一個遍。

這里需要說明一下當時的社會環境,當時正值全球經濟大蕭條時期,澳洲經濟自然也遭受到了極其沉重的打擊,失業率更是達到了空前的30%,大批工人下崗。面對沒有希望的人生,很多窮人把心中的夢想寄托于賽馬博彩業。通過觀看賽馬來發泄心中的情緒,也通過賭馬來試試自己的運氣,企求一夜暴富。而作為當時的常勝將軍,自然有大批的窮人,把賭注壓到了菲爾身上。而菲爾也不負眾望,往往能為下注者帶來意外的收獲。

然而就因為背后涉及到了巨大的經濟利益,菲爾自打拿了冠軍之后就命運多舛。1930年春季,在墨爾本錦標賽的練習中,菲爾剛剛跑完一圈,就聽到看台處傳來一聲槍響。觀眾頓時亂作一團。這必然是有人想趁機暗殺它,萬幸的是,射出的子彈并未命中目標,但兇手也趁亂逃走了。然而,菲爾卻沒有受到這起事件的影響,在負重138磅的條件下,仍以3個馬身位的巨大優勢輕松贏得冠軍,成為了墨爾本杯賽會上的傳奇。

1931年春季,菲爾再次憑借一波八連勝,完成了覺士盾杯的三連霸,然而它在墨爾本杯這項傳統賽事上表現不佳,也是因為負重太重了,高達150磅的超負荷讓菲爾筋疲力盡,最終只跑出了第八名的成績。

戴維斯一看澳洲的獎咱也拿得差不多了,不如趁著這次失利,帶著菲爾回到自己的老家美國去。但是哈里自然是不同意了,但無奈,馬是別人買的,最終也只能同意將馬帶去美國。不過,哈里并不放心,還讓自己的馬房助理湯米一同前往,然而他和戴維斯都不知道,他們這一無心之舉卻最終導致了菲爾客死他鄉。

1932年1月,一行人馬終于遠渡重洋到達美國。到達后,湯米并沒有急于讓菲爾參加各項賽事,而是精心進行了兩周的適應性恢復訓練。

他們的第一個目標是在墨西哥舉行的阿瓜卡蓮特大賽,這可是當時北美最高獎金的賽馬盛會,眾多名馬和馴馬師都會相聚于此。可見他們期待著菲爾在此一炮而紅,為此他還特意邀請了當時著名的騎手比利•艾略特(Billy Elliot)策騎。而且他們吸取了上次失利的教訓,僅僅為菲爾負重129磅。

作為北美最高獎金的賽馬盛會,菲爾的對手自然也不容小視,這里面既有美國德比冠軍馬「勤奮男孩」(Reveille Boy),還有墨西哥本地的常勝名駒「圓月彎刀」(Scimitar)。湯米和比利認真分析了每一匹馬的技術特點,并且一致認為在起步階段,菲爾不太具備優勢,不如把訓練的重點放在中后程的沖刺上。

正如他們所料,比賽時,菲爾的起步確實較慢,一開始就被幾匹經驗豐富的老馬甩在了身后,然而它的優勢在于中段的爆發力和持久的耐力,一個接一個地趕超對手,看得在場的墨西哥觀眾各個目瞪口呆。甚至它最終還以破紀錄的方式一馬當先沖過終點,首次參賽就拿到冠軍的菲爾一鳴驚人,立刻轟動了整個北美賽馬界。

旗開得勝之后,正當團隊計劃在美國大展宏圖的時候,不幸卻降臨了。就在奪冠后的第十二天,菲爾高燒不退,等到湯米發現的時候,它已經大出血死亡,這可驚呆了所有人。經過警方調查,基本可以確定它是死于服用過量砒霜。

好端端的一匹名駒,怎麼說被毒死就被毒死了呢?為了找出幕后的真相,菲爾的遺體被運回到了澳大利亞,在這里悉尼大學的研究人員對其進行了解剖,然而剛一開刀,就發現了這匹馬與其他馬與眾不同的地方,令在場的所有解剖人員都大為驚訝。那就是馬的心臟。

一般馬的心臟重量也就是6到7斤,眼前這顆心臟居然重達了12.7斤,我們已知陸地上最大的動物大象,其平均心臟重量約為12公斤,而這匹馬的心臟重量居然達到了大象的一半,真令人嘆為觀止。怪不得它有如此驚人的爆發力和耐力了。這就像《頭文字D》中藤原拓海的TOYOTA AE86裝上了直列式4氣缸 DOHC20 Valve 瞬間所向披靡一樣,擁有如此大心臟的菲爾才能在賽場上展現不俗的實力。

為了了解這匹馬為什麼會有如此強壯的心臟,調查人員特意查閱了了它的家族史,一直往上又倒騰了100年,追溯到了18世紀中葉的一匹英國賽馬,它和菲爾有著一樣巨大的心臟,而且在參加的18場比賽中全部奪冠,它的良好基因也因此一代代地被傳承了下來,直到菲爾這一代再次達到巔峰。

只可惜菲爾還沒來得及取得更加輝煌的戰績,就被毒死了,到底是被人下毒了呢?還是誤食呢?令人遺憾的是,以當時的刑偵手段和科技水平,最終也沒有查出個所以然來。當然,結合30年代美國當時的社會背景,黑道猖獗,暴力犯罪、[毒·品]、暗殺屢見不鮮。而賽馬業又直接和賭博業有著密切的關聯。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菲爾作為一個外來戶,在北美賽場上大放異彩,自然會觸動了當地諸多賭博集團,和黑道老大的利益,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菲爾是被黑幫毒死的。

馬雖然死了,可接下來的風波卻并未平息,首先就是這匹名馬的歸屬權問題。新西蘭人說了:菲爾本來就是我們新西蘭培育的種馬,它的歸屬權應該屬于我們新西蘭。新西蘭這麼說倒也沒啥問題,畢竟菲爾的出生地就是在新西蘭。按照賽馬界的規矩,哪出生的賽馬就應該歸屬哪。可是澳洲人不干了,他們提出質疑:這匹馬養啊、喂啊、培育訓練全是在我們澳洲,拿得所有大獎也幾乎全是在我們澳洲贏來的,跟你們新西蘭有毛關系啊?你們這叫見榮譽就上,送你們四個大字:臭不要臉!

兩邊爭得是面紅耳赤。后來兩國元首高層一看這也不叫個事啊,為了一匹馬,咱們怎麼著,兩國還要動刀動槍不成?于是兩國經過最終協商是各退一步:他們把菲爾的骨骼制作成了標本,存放在了新西蘭惠寧頓國家博物館里,而剛才說的大心臟,則是由澳洲國家博物館保存。

美國一看,這熱度咱們也得蹭啊!所以這邊也沒閑著,雖然菲爾在美國本土一場比賽沒打就客死他鄉了,但美國著名賽馬雜志《純血馬》(Blood-horse)仍把它評為了20世紀百大美國名駒賽馬,排名第22位,這一排名甚至超過了北美草地賽的皇者約翰·亨利(John Henry)以及來自平民的英雄馬海洋餅干(Seabiscuit)。這才真叫厚顏無恥呢,明明菲爾就是美國人害死的,你們還大言不慚地把它評為美國名駒賽馬,真會自己往自己臉上貼金。

1983年,澳洲特意拍攝了以菲爾為主題的賽馬電影,雖然事情過去了半個世紀,但這匹名駒的故事仍然吸引了大批澳洲人前往影院觀看,可以說影片上映之際是場場爆滿啊。菲爾的一生參加了51場比賽,獲得了37個冠軍頭銜,另外還有3次亞軍2次季軍的好成績,包括墨西哥北美一戰,共贏得了高達66738的澳洲磅。也正是因為戰績顯赫,進入21世紀后,澳洲及新西蘭賽馬殿堂成立的時候,幾乎毫無爭議地就把這匹馬選為了殿堂馬,可謂是鎮店之寶。后來更是在2007年升級成為了一代傳奇馬。

如果不看賽馬的賭博性質,賽馬本身勇于拼搏、逆流而上的姿態,倒可以稱得上是一種勇往直前、積極向上的精神。尤其是菲爾所在的那個特殊年代,它們為無數人面對殘酷生活提供了動力。而它的故事,也被澳洲人一代接一代地傳頌,并流傳到了海外,成就了世界賽馬史上的一段傳奇。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