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靠譜的戰爭之一,出動重機槍配備上萬子彈,還打不贏一群鳥?

aiya 2022/11/06 檢舉 我要評論

1932年,澳大利亞的一輛卡車載著兩挺重機槍和大約1萬發子彈,正在奔赴澳洲西部的「戰場」,車上的一名上校和兩名士兵正在說說笑笑,顯得輕松無比。

他們這麼輕松是有理由的, 因為這次澳大利亞宣戰的對象,不是人類,而是一群鳥。一群鳥還能打贏軍隊不成?

戰爭的起因

這場荒唐的戰爭的起因,還要說到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 澳大利亞百廢待興,政府窮得叮當響,面對軍隊中大量無處可去的軍人,也拿不出什麼實質性的獎勵。最后政府一拍腦門,有了,分土地!

彼時的澳大利亞西部還是一片荒地,正好安置這些軍人,既能讓他們幫忙開發西部,也能算是給他們的獎勵。澳大利亞的許多軍人就這樣放下了槍炮,扛起了鋤頭,轉職農民開始了開荒種地。

這些農民廢了好大一番功夫,平整了土地,建好了圍欄,種下了麥種,正想著來年豐收呢。一群不速之客就到來了。它就是鴯鹋(ér miáo),一種澳大利亞特有的動物, 是世界上第二大的鳥類,和鴕鳥長相類似,但比鴕鳥矮上一些,因此又叫澳洲鴕鳥。

成年鴯鹋身高可達1.8米,體重接近百斤,基本接近一個成年男性了。它們也不會飛,翅膀高度退化,比鴕鳥還要小,腳有三根指頭,倒是比鴕鳥多一根,它們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鳥類之一。

每年夏季和冬季,鴯鹋們就會開始遷徙,去尋找水源充沛,食物充足的地區。 原本的澳大利亞西部荒無人煙,這些鴯鹋想去哪就去哪,想怎麼走就怎麼走。但現在不一樣了,一幫人在這開墾了荒地,還圍上了柵欄。

在1932年,澳洲西部大約有2萬只鴯鹋加入了遷徙隊伍。鴯鹋們遇到了柵欄怎麼辦?當然是踹他丫的,它們的大長腿可不是擺著好看的, 在面對澳洲野狗這類的捕食者時,全靠這雙大長腿逃跑和反擊,勢大力沉一腳就能把澳洲野狗踢成重傷。

這些柵欄輕輕松松就被鴯鹋們破開大洞,鴯鹋們進了田地,驚訝地發現,還有意外收獲?田里全是剛發芽的麥苗,正好拿來做遷徙路上的補給品,糟蹋完麥田后,鴯鹋還一通排泄,順便再把沿路的麥子踩得東倒西歪,之后揚長而去。

而被它們破壞的柵欄,其實是用來防備澳大利亞泛濫的野兔的,被鴯鹋這麼一搞, 野兔們直呼感謝鴯鹋大哥,感謝上天饋贈,餓了那麼老些天,今天終于開飯啦!看到一片狼藉的麥田,氣急敗壞的農民們馬上聯名寫信上交了政府,請求幫助。

這些農民原本都是軍人,在軍隊里關系錯綜復雜, 政府也很重視,表明了態度——直接朝鴯鹋單方面宣戰了。當然,畢竟是一群鳥, 政府只派了一名上校和兩名士兵外加兩挺機槍和一萬發子彈,不過名字倒是取得很好聽:「澳洲皇家軍團」。

第一次鴯鹋戰爭

澳大利亞朝一群鳥宣戰了!這件事在1932年的國際上引起了不小的熱議。不過幾名被派去參戰的士兵卻是信心滿滿,畢竟只是一群鳥嘛,還是不會飛只會跑的鴯鹋,能有什麼難度?

這些士兵很快找到了鴯鹋群,一大堆鴯鹋聚在一起,黑壓壓的一片, 看到人來了也不跑,而是停在原地觀察。這也是鴯鹋的一個特點,喜歡跟蹤和觀察其他動物。

不過這在士兵們眼里就顯得傻乎乎的了,這都不跑,真是傻鳥!士兵們組裝好機槍,朝著鴯鹋群開始掃射。 結果槍聲一響,受驚的鴯鹋們馬上一哄而散。

鴯鹋們平常是獨居或者兩三只在一起生活,只有在食物缺少,需要遷徙的時候才會默契的臨時匯聚成群。 在面對危險時,它們就會四散奔逃,這樣即使是捕獵者最多也只能去追那麼幾只。沒想到這辦法在此時也起了作用。

鴯鹋的奔跑時速在50到70公里之間,不管是在平地上還是坑坑洼洼的荒地上都跑得又快又穩,草叢樹林河流都能輕松越過。

士兵們剛剛開槍,這些鴯鹋馬上就跑沒影了,等到鴯鹋們鉆進樹林,那就更沒轍了。

上校反思了一下,決定安排一個可行的戰術,制定詳細的作戰計劃——搞伏擊!于是「澳洲皇家軍團」在當地的一個水壩設下伏擊,將1000多只鴯鹋引入埋伏圈。然后就是無情的掃射。結果沒過一會,他們的機槍卡殼了。鴯鹋們迅速逃跑,一統計戰果——總共擊斃12只鴯鹋。

就這樣, 一段時間過去,人們對戰果進行了統計,發現子彈用掉了至少2500顆,鴯鹋大概死傷了300多只,對比2萬只的總數,只能說是杯水車薪。以鴯鹋一年能產十到二十多枚蛋,孵化出來的小鴯鹋成年率達到8成來看,這點戰損根本不算事。

鴯鹋的蛋

經過討論,政府覺得戰果太小,收效甚微,只能撤出戰場。這「第一次鴯鹋戰爭」,算是失敗了。

第二次鴯鹋戰爭

雖然「澳洲皇家軍團」只有三個人,但卻帶著兩挺機槍,結果竟然被一群鳥打敗了。 這面子上過不去啊,加上剛退伍的農民們關系過硬,說服了澳大利亞政府高層,政府又一次派出了上校和兩名士兵,帶上更多子彈,準備發起「第二次鴯鹋戰爭」。

這次仿佛第一次鴯鹋戰爭的重演,有戰果,但是不多。

面對四散奔逃的鴯鹋,上校下令邊開車邊射擊,機動作戰。結果因為凹凸不平的路面,車輛行駛起來,槍口歪得不行,子彈都不知道射到哪里去了,能不能打中鴯鹋全看運氣。最后,一只鴯鹋撞到了車上,腦袋卡在了方向盤里,車輛熄火。

在經歷了快一個多月的圍追堵截,射出了接近1萬發子彈后,筋疲力盡的士兵們頂不住了,只能再次撤軍。

負責領導的那名上校提交了報告,宣布他們殺死了接近1000只鴯鹋,平均10發子彈就能消滅1個「敵人」。只不過對比2萬只的鴯鹋總數,這也只是消滅了敵人總數的5%不到,「第二次鴯鹋戰爭」又失敗了。

也許是知道太過丟臉, 上校專門在報告中提了一句,本次行動無人傷亡,是鴯鹋的「首領」太過狡猾,對我們實行了游擊戰術。

鴯鹋群里確實是有這麼個特殊的「首領」,負責放哨,在危險到來時提醒鴯鹋們四散奔逃,所以也不能算上校說的有錯......

戰爭勝利沒有改變鴯鹋的命運

這場戰爭成了一個著名的笑話,被列入史上最不靠譜的五場戰爭之一,其他幾場戰爭分別是從宣戰到投降總共40分鐘的戰爭、因為一頭豬引發的戰爭、持續了335年但是零傷亡的戰爭、準點上班打仗下班一起喝酒的戰爭。

只不過, 戰爭的勝利沒有改變鴯鹋的命運,澳大利亞政府發布了懸賞令,發動了人民群眾對鴯鹋進行獵殺。鴯鹋的肉非常緊實美味,嘗起來就像牛肉一樣,不僅能賺錢還能吃鳥肉,群眾紛紛響應。 到了1988年,鴯鹋已經接近瀕危,政府開始立法保護鴯鹋。

人們又發現了鴯鹋的價值,開始搞起鴯鹋養殖。它們的糞便能夠改良土壤,除了吃農作物,它們也會吃蝗蟲和毛蟲等害蟲,還能傳播種子。而且鴯鹋的性情溫順,不太會主動攻擊人類,它們的肉也有經濟價值能夠出口國外。在我國也有人在養殖鴯鹋這種動物。

如今在澳大利亞的國徽上,一邊是袋鼠,而另一邊就是鴯鹋。這樣一看,澳大利亞國徽上的兩種國寶,都曾被他們獵殺過,而且還都向外出口它們的肉,實在是有夠奇葩的。

澳大利亞的國徽

參考資料

《戰爭史上最不靠譜的戰爭》

《鴯鹋大戰》 袁春曉

《多姿多彩的國鳥》 秦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