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狡猾的狼來偷羊,4只獒犬奈何不了它,老獸醫:看我計謀如何

aiya 2023/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呼倫貝爾草原放羊那會兒,地是穹廬天是蓋,風吹草地現牛羊。放羊時最怕的就是有狼來襲擊羊。那時候狼還有不少,尤其我們那片草場臨近邊境地區,嚴冬的時候會不斷從北方跑來一兩只狼,騷擾牧場的羊群。

一匹孤狼

有天上午,剛把羊群放出圈,羊兒們都散開了,在草地上啃食青草。坐在草地上,能夠聽到羊群啃食青草的嚓嚓聲。吊起一口鐵鍋,點燃幾塊牛糞,想煮點羊肉和面條吃頓飯。

突然一只綿羊,咩,短促地叫了一聲,這是表示有危險了。別的羊刷一下,齊齊地停下了嘴巴,連嘴里已經吃進去的草都不嚼了,都呆呆地站在原地,往遠處的山谷里看。

羊的視力不好,突然這麼安靜,就表示威脅已經很近了。幾只獒犬也站起了,四處瞭望,不過狗子雖然是夜視眼,但在白天遠遠沒有人類的視力好,所以幾只狗子都聳著鼻子拼命想從空氣中嗅出一點氣味。

我站起來,順著羊群的視線往前邊山谷里看,大眼掃視一遍,什麼也沒發現。這時候三四只獒犬已經嗅出了危險的氣味,由一只帶著,往下邊山谷跑去。

很快一堆石頭上就有一只狼站起來跑開了,只要它臥在石頭上不動,是很難被發現的,這是上萬年進化的結果,狼的皮毛顏色和周邊環境顏色很相近。

估計那只孤狼是在狼群中挑戰狼王失敗后,想獨立組建自己狼群,就出來了。它看著就比尋常的狼要健壯些。就是面對三四只獒犬,它跑走的時候,也表現得從容不迫。

晚上吃飯,我告訴同伴這邊來狼了,還是一只健壯的孤狼,他也很是驚奇,因為自從我們在這邊放牧,半年來一次狼都沒遇到的。趕緊給牧場的老獸醫說了,他是當地人,能給出更好的指導和建議。

他交代我們要用好幾只狗子,還說現在的狼都是以前大規模打狼活動剩下的,這都是非常狡猾的狼,要追著去打,還就這一只,它隨便躲在一個地方,咱們忙活一天還不一定能找到它呢。

不能指望獒犬去和狼戰斗的,雖然熬犬和狼的體型差不多,但是狼的咬合力比狗大一倍還多。剛來這邊,第一次看到我們牧場里的獒犬長得虎頭虎腦的,比我老家的狗子大一倍還多,我忍不住贊嘆這狗子也太神氣了,一獒斗三狼都不帶怯勁的。

老闆聽后只是微微一笑,什麼也沒說就走了。我們牧場里的老獸醫對我說:「老弟不興這麼拍老闆馬屁的,大家還嫌棄咱們這邊的獒犬不夠用呢,莫要說一獒斗三狼了,就是三獒斗一狼能行就不錯了。」

指望牧場里的幾只獒犬,抵御那只孤狼,我們不放心。就把好久沒給狗子們戴上的防狼項圈找出來了。上邊都覆蓋一層厚厚的灰塵了,趕緊給幾只獒犬都戴上了。

孤狼吃羊羔

過了幾天,把羊剛撒開,羊兒們都往前跑,都想趕到最前邊,能吃到最好的草,跟在后面的就得吃別的羊啃過的草了。有只母羊,帶著自己的小羊,往前跑出去一兩百米,就在籬笆墻后面吃起了草。

籬笆是木棍和鐵絲組成的,有一米五六這麼高,主要是防止羊跳出去跑丟了。我正在這邊忙著做飯,突然幾只狗子汪汪汪地叫,個個都像發現了賊一般,往山谷下邊拼命跑去。

我一抬頭,看到前邊那只母羊,站在那里往前邊看著,急得咩咩直叫,兩只前腿在地上噼里啪啦刨土,但是它又不敢上去追。我略微往前邊一望,原來那只孤狼叼著母羊二十多斤的羔子往籬笆那邊飛奔呢。

幾只獒犬天生就是放羊的,它們從生下來就知道自己就是來保護羊群的:第一不能咬羊,第二咬狼。看到羊羔被狼叼走了,它們幾個比母羊還急呢,身先士卒去追。

眼看要追上了,那只孤狼叼著二十多斤的羊羔子,一跳大高,后腿縮起來,往一邊欠屁股,一米五六的籬笆就飛了過去。又跑一段,把第二層籬笆也躍了過去。幾只獒犬到了籬笆前就停了下來,沖著逃跑的孤狼狂吠。

這時候我才知道獒犬和狼的差別。狼是純正的野生動物,肌肉的發達程度和爆發力都是狗子沒法比的。幾只狗子回來了,對著已經放松神經有些散亂的羊群外圍一通圈,一分鐘不到就把羊群往中心地帶壓縮了過去,活動范圍直接小了一大半。可能這樣有助于管理吧。

上千只羊被幾只獒犬往里趕的時候,還咩咩叫著,抗議不斷。有些羊跑幾步就低頭吃幾口草,再往里面跑幾步再吃幾口草。最后看羊群遠離籬笆那邊了,幾只狗子這才慢跑了回來,站在高處瞭望這下邊的羊群。

弓箭狩獵狼

看它們淡定的樣子,我覺得從它們手里應該不只是丟過這只羊,估計在我來之前,被狼叼走一只羊應該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我忍不住思考,怎麼能把這只狡猾的狼給打掉呢?

回去跟伙伴商量,我問他喜歡打獵不?他也是內地來的,就是因為想體驗田園牧歌一般的生活,才跑到這邊打工的。他一聽說我有打狼的意思,就對我說:「我最想去打獵了,可惜沒人帶我去。」

我倆就給獸醫說了,獸醫說:「妳們倆小伙子可以啊!放羊的同時,把打狼的計劃都提上日程了。」他騎著馬回家,把一把反曲弓拿了過來,不過一根箭桿都沒了,他說箭桿需要給我們問問誰有。

過兩天就沒有消息了,問他時他已經忘記這茬子事了,他趕緊找借口說現在都沒有箭桿了,讓我們去樹林里找直挺挺的樹枝砍回來,他給我們做幾支箭桿。我倆就去山上的林子里,砍了幾根樺木樹枝帶了回來。

老獸醫用火烤熱后,把本就很直的樺木條捏得更直了,撿了幾根大雁羽毛往樺木條上一粘就搞定了。可是死活找不來箭頭,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最后老獸醫把一個壞茶瓶上的鋁提手卸下來,用鉗子撿成箭頭,略微一打磨就搞定了。

害怕不好用,又找來兩根大釘子,放在爐子里燒了一會兒,砸扁后磨一下,雖然形狀不像箭頭,但是比鋁制箭頭要鋒利,韌性也好,起碼不至于崩斷。裝好了箭頭,試著射了幾箭,確實不錯,能夠飛出去百十米遠。

平時怕狼來,那只狼老是在外圍溜達,現在做好弓箭了,等它來,它幾天都不帶露頭的。這就給咱們說的越找一個東西越找不到,不找的時候,它自己就出來了差不多。等了幾天,好不容易狼來了,騎著馬往前走幾步,狼扭頭就跑。

老獸醫套路狼

老獸醫撇嘴說:「把弓舉那麼高,狼都看到了,妳把弓戴頭上,狼跑得還更快呢。看來指望妳們不行啊!」最后他弄個破氈布,用幾只棍子支撐著,上邊戳幾個窟窿,坐在里面可以監視狼過來了沒。

也不知道是幾只狗子老是過來看我們倆干嘛呢,還是狼覺得突然多一個小賬篷它害怕,反正狼就是不來。有次那只孤狼都到外圍籬笆邊了,轉悠幾圈又跑了。

最后老獸醫說狼狡猾,得讓狼研究一下賬篷是怎麼回事,它要是知道賬篷是空的就敢過來了。最后就又找了個破氈布,在籬笆墻外面也做了一個類似的小賬篷。

那只狼頭幾天不敢接近外邊那個賬篷,過了幾天,一步步就接近了賬篷,咬住氈布的后角,往一邊拖。就幾根棍子支撐著,一下子就翻過來了。里面有個盆,盆里有獸醫放的一塊羊骨頭,狼叼著骨頭,扭頭就跑。到了兩百多米遠的地方,狼吃骨頭,咬得咯吱咯吱響,幾百米外都能聽到。

第二天老獸醫又把賬篷扶正了。那只狼又來了,還是小心翼翼地接近了賬篷,又扯著一角把賬篷拉翻了,又把盆里的骨頭叼走了,還是扭頭就跑,到了百十米遠的地方,把骨頭嚼得咯吱咯吱地響。

老獸醫把外面的賬篷收回來了,對我們喊,注意啦,那只狼該放松警惕了,要去妳們那個賬篷了,可得準備好弓箭,給狼一下子,不能讓它跑掉。我們倆一個拿弓箭,一個拿劈柴的斧頭,就坐在賬篷里等待。

可是等了兩天,那只狼就是不進來。有天狼悄悄地接近了籬笆,這邊看看,那邊嗅嗅,最后還是扭頭走了。又讓我倆白白埋伏了一天。晚上的時候,我和伙伴非常失落,就差一點了,狼跳進第一道籬笆,起碼箭的射程都夠打到它了。

老獸醫嘖嘖地說:「就妳們倆那點射箭的本事,狼都想笑了,別打算射到它了。」看他嘴角輕挑起來的笑意,我總覺得他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呢,可是又不想不明白什麼情況。

晚上吃飽了頓燉羊肉,三人嘮了一會兒嗑,我有點困了,想睡覺。老獸醫對我倆說,想聽聽之前我們講過的外地的生活故事,我們說都講過多少遍了,懶得講了。最后老獸醫給我們講它年輕的時候打獵的故事。

到了下半夜了,我們還在那天南海北地嘮呢。突然外面有鈴鐺聲傳來,老獸醫噌地站起來了,說:「快點拿好弓箭,狼來了。」我倆頓時警覺起來,拿起弓箭和斧頭就出了賬篷。

用手電往那邊一照,百十米外,那只狼正在撕扯賬篷呢,不知道什麼時間老獸醫綁上了鈴鐺,怪不得叮叮當當地響呢。老獸醫說快跑過去射一箭。我倆趕緊往下跑,狼一著急,猛一用力,賬篷倒了。

老獸醫跟著跑過來,嘴里呼哨呼哨喊著,嚇唬那只狼。那只狼看這邊有人來了,想趕緊把盆里的骨頭取走,只聽嘭的一聲悶響,像是夾子打到了肉上。接著就看到那只狼拼命往后退,不過被一根鐵鏈拉住了它。

不如用這只狼誅心

到地方一看,原來是鐵夾子打住狼的嘴巴了,狼還在地上坐著,用力往下墜呢,想把夾子從嘴巴上扯掉,可惜辦不到。老獸醫跑過來了,用帆布袋子蒙住狼頭。

老獸醫讓我們抱住狼腿,他給狼的兩條后腿綁一塊,兩條前腿綁一塊,再把前后腿中間連接上一根繩子,只留二十公分距離,然后把狼嘴巴用繩子綁上,這才把夾子卸掉。讓我們倆扛著狼跟著他走,本來準備進蒙古包呢,可是狼的體味實在太沖了,只好帶到放工具的小木屋里了。

老獸醫點上一根旱煙,吸了幾口,然后對我們說:「這只狼就放在這里,餓上半個月,再放掉。」我們很是疑惑怎麼能再放掉呢,這只狼偷羊吃,我們做弓箭不就是為了打掉這只狼嗎?

老獸醫說:妳們不懂,這是一只強壯的孤狼,有當頭狼的潛力。加上今年比較冷,更北的地方已經下了大雪了,今年可能會來大狼群,這只孤狼就是個前兆,它以前所在的狼群說不定就在不遠的地方呢。把這只狼留下來以后興許有大用,萬一以后咱們沒法剿滅狼群,可以靠這只狼,避免咱們的損失,後來果然如老獸醫所言……。(關注一下,明天繼續,謝謝!)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