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中養豬,野豬和家豬爭奪地盤,最后被狼群一網打盡|奇事

aiya 2023/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以前我們那邊有個山地,野豬太多了,種了地,妳還沒收割呢,就被野豬先偷吃了。在地里綁上塑料袋和稻草人,也沒啥用,野豬還是來禍禍莊稼。有兩年時間那片山地都荒著,不種地了。

那片山地有個鼓起來的山包,我們就在那里掏了十多個洞,上邊蓋上村里老學校拆建時廢棄的樓板,再在上邊鋪上厚厚的泥土,加上大樹的枝葉遮擋陽光,夏天的時候外面熱辣辣的,豬窩里還是涼爽的。

開始沒想好養什麼豬,天快冷的時候,才買來七八頭土豬。幾只豬一看就知道這是給它們住的地方,在那里轉悠著,這個窩洞看看,那個窩洞溜達溜達,最后找了個最喜歡的窩洞,七八只豬擠在里面呼呼呼地睡起了大覺。

豬窩上邊就是一片樹林,里面還會有自然成熟的野板栗和野山楂掉落下來,幾只豬在山里撿板栗吃,還把地面翻開,找各種能吃的。我們一看,這根本不用喂豬啊,在這里養豬太輕松了。

開始還總想上去看看,後來大家都懶得爬山,只有我偶爾去那邊轉悠一圈,不是為了看這群豬,只是想到山上呼吸下新鮮空氣。這群豬見我過去,都用充滿忌憚的眼神看著我,我也就有意和豬窩那邊保持一定距離了。

七八只豬長大了些,周邊的野豬和山狼偶然翻過山頭來到這邊,突然發現了這邊竟然有幾只土豬,就開始打起了它們的主意。

有一天,幾只山狼經過細致觀察,發現這七八只豬都還沒有獠牙,對付它們簡直手拿把掐的,幾乎沒怎麼猶豫就沖進了林子下邊的豬圈里,一通耀武揚威,還想把一只看著肉特別肥的花豬降服吃掉。

豬群里有只頗有戰斗精神的公豬,雖然沒有獠牙,它還是帶著豬群和幾只狼展開了搏斗。幾只豬屁股對著豬窩,頭部一致對外,靠著意志力,硬剛幾只山狼。最后山狼發現沒有破綻,試探了幾下,就離開了。

不幾日,這幾只山狼又來了,這次還多叫來兩只更為兇殘的狼,眼神更為犀利,獠牙又長又大,上邊還掛著點點血跡,似乎它倆剛咬死過獵物,眼神和獠牙無不在昭示著自己的強大。

頭豬知道這次來者不善,把豬群帶到一個比較大豬窩里。頭豬堵在窩口,別的豬都在豬窩里面給頭豬做后盾。幾只山狼只能從豬窩的門洞正面進攻。

山狼想一擁而上,奈何門洞太小,只能兩只狼咬住頭豬的耳朵。頭豬頗有智慧,往后一退,猛一甩頭,就把兩只狼甩到了窩里面,然后自己再堵住其它的想進來的狼。

這兩只狼被甩到豬窩里面,六七只豬都上去對著兩只山狼又懟又咬又踩,竟然很快把兩只倒霉的狼制服了。有只狼的腰被豬撞斷了,有只狼的兩條前腿被咬斷了,外面的狼一看情況不妙,就快跑著逃走了。

得著兩張厚厚的狼皮,我把它們做成了狼皮大衣,幾個發小看到后,還頗為羨慕,說自己也想要一套這樣的衣服。

有天來了一只大野豬,看著和豬群的頭豬個頭差不多大,還有剛硬如針的鬃毛,由于它經常咬開松樹皮,把豬毛上蹭了許多松汁,結成一層琥珀一般堅硬的盔甲,尋常的山狼都咬不透的。

它溜溜達達走到了豬圈這邊,往下一看,這麼多花豬啊,不禁覺得興奮異常,一溜煙就跑到了豬圈這邊,想和小花豬們談情說愛。頭豬不樂意了,沖了過去,和大野豬對峙。

野豬看到頭豬連鬃毛都沒有,獠牙還沒自己一半長呢,猶豫都沒有,直接發起了進攻,向頭豬沖了過去。這只頭豬很會戰斗,用豬頭對著沖過來的野豬的脖子用力一拍,當時就把野豬拍倒了。慣性作用下,野豬在地上滾了兩圈。

野豬一看這不是善茬,爬起來就跑,再沒敢回來。豬群一陣哼哼哼的歡呼,像是慶祝它們的勝利。我們一看,這山狼和大孤豬都奈何不了豬群,以后就不用再特別操心它們了。

後來豬群發展到三四十頭的時候,頭豬死了,幾頭大公豬開始爭奪頭豬的位置,在豬圈前的空地上一通打斗。今天它的臉咬傷了,明天它的腿瘸了,半個月下來,也沒有個最終結果。最后幾只大公豬相互妥協了,共同擔任起了‘守護’豬群的責任。

夏天來了,天氣異常炎熱,山上的豬群不能總待在一起了,睡覺的時候都想找個涼快的豬窩單獨待著。日益增多的豬和僅有的十多個豬窩形成了不可調和的矛盾,平均算的話,需要三四頭豬擠在一個豬窩里。

那段時間我們不斷的發現有豬被熱得精神萎靡,跑出豬圈,在山頭上的林子里透氣。它們都逮著一塊帶濕氣的泥土,臥在那里,一會牯扭一下子身上,想要鉆到濕土下邊去似的。

有幾天四十度高溫,炙熱如火的陽光把樹葉都曬蔫了,樹林里吹來的風都是帶著熱氣的,躲在樹下的豬熱得張嘴喘氣,還有幾只豬太不扛熱了,鼻子熱得流血,不知道的還以為它們的鼻孔剛插過大蔥呢。

我們去豬圈里看,發現豬窩上邊厚厚的泥土擋住了炙熱的陽光,像窯洞一樣,豬窩里冬暖夏涼,外面四十度高溫,豬窩里竟然能夠保持30多度,對比之下顯得特別涼爽。

去第一豬窩,發現里面是空的,第二個也是空的,直到第五個才發現里面有一頭大豬,第六個豬窩里有兩頭豬,第七個有兩三頭。豬都跑哪里去了呢?明顯不夠啊。

直到最后兩個豬窩,我們發現里面都躲著十多頭豬,密密麻麻地擠在一塊,溫度計放里面,還沒過兩分鐘呢,刻度已經飆升到38度多了。

這兩個豬圈里的豬實在太多了,空氣都顯得污濁憋悶,呼吸都有點困難。要是像別的豬那樣躺在里面安靜地待著,還能喘口氣;要是在里面稍微動幾下,就因為呼吸困難,憋得豬滿臉通紅,所以只好躺平不動。

怪不得林子里那十多頭豬不愿意回來呢,就是在上邊忍受40度高溫,也比跟這邊一二十頭豬擁擠到一塊搶空氣舒服啊。只是我們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那邊有四五個豬窩都是空著的,怎麼就沒有豬去那幾個豬窩啊?

村里養的羊害熱了,躁動得很,不愿意待在羊圈里,我們就把羊牽到山上,放到那幾個空豬窩里,希望羊能涼快一下。還用籬笆把羊住的窩洞和豬群隔開。

我們剛下山想吹會風扇呢,就聽到外面有咩咩的羊叫聲,出來一看,頭羊帶著羊群跑回來了。大眼一看,就發現有些羊身上還有點點血跡,數了下羊,竟然少了一只。

趕緊到山上看,剛才打的籬笆已經被撞了個洞。去剛才臥羊的地方,發現一只頭豬霸占了窩洞,洞里還死了一只羊。哎呀,發小把那頭豬打走了,它一躍出了門洞,從破碎的籬笆洞鉆到了豬圈那邊,隨便走進一個豬窩里躺下了。

一只在山上熱得鼻子流血的豬,可能是實在受不了啦,跑下來,東瞅瞅西看看,然后偷偷地跑進一個空豬窩里靜瞧瞧地臥下了。它頓時感覺涼爽了許多,可是它不敢睡覺,就睜著眼睛看著洞口。

一會兒那只剛才吃羊的大公豬晃悠悠地走出了窩洞,到另外幾個窩洞溜達,走過那幾個臥著十多頭豬的窩洞,它伸頭進去看了一眼,似乎是被污濁的空氣嗆到了,撇著嘴巴,聳著鼻子就出來了。

到剛才從山上下來的那頭豬臥著的窩洞里一看,它怒了,發出異常尖銳的吱叫,沖過去就咬。那頭豬一直都沒敢合眼,看到大公豬來了,嚇得趕緊爬起來往外跑。

兩只豬撞了個滿懷,大公豬把那頭膽大妄為的豬一通狂扁,耳朵都給它咬流血了。那頭可憐的豬,終于逃脫了,拖著滿身是傷的身子,到了樹林里,找到一個地方重重地臥下了,閉著眼睛睡著了。

這頭大公豬也太過分了吧,它自己竟然占有了四五個窩洞,自己住不下,還不讓別的豬臥在里面。發小說,這是豬群的生活方式,我們還是不管為好,妳又不能一直看著這群豬。

幾天后,有兩頭豬熱死了。我們上山抬死豬,看到那群沒有窩洞住的豬,眼神中帶著亮光,走進了那兩個住著一二十頭豬的窩洞,一通吱吱叫。那一二十頭豬,跟著吱吱叫幾聲,像是在商量著什麼。

正在這時,那幾頭住單間的頭豬聽到豬叫聲,就過來了,對著幾頭從林中下來的豬一通咬。它們幾個多壯實啊,吃最好的食物,還有最好的窩洞納涼,自然不是那幾頭熱到鼻子流血的豬可以比擬的。

最可怕的是,那一二十個擁擠在兩個豬圈里的豬都無動于衷,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幾頭大頭豬收拾這幾只林子里下來的豬。最后幾頭大頭豬把林子里下來的豬咬死了一頭,別的豬又躲到林子里去了。

我們把被咬死的一頭和剛才熱死的兩頭豬都抬走了,回去做紅燒肉吃了。別說還真香,如果不告訴妳這是被熱死和被咬死的豬,壓根吃不出來,和正常殺的豬幾乎沒什麼兩樣。

有一天一群野豬到了林子里。林子里的母豬,都跟這群野豬里的公豬談起了戀愛,氣得幾頭豬圈里的大頭豬吱吱叫,那一二十頭擁擠在兩個最差的豬窩里的公豬卻個個無動于衷。

幾只野豬有恃無恐,對豬圈里的頭豬發起的言語挑戰,跟本不帶挑動一下眼皮的,就不理妳,有種上來單挑啊!

幾只大頭豬平時吃喝不愁,長得看著比野豬肥碩多了,按說應該比野豬有勁的,但就是不敢去斗野豬,雖然野豬搶走了它們的母豬。

估計幾只大公豬也知道自己是虛胖,是干不過野豬的。就這麼看著自己豬群里的母豬和野豬在林子里生下了一群群小野豬。最后野豬看出了大公豬的外強中干,帶著野豬群對林子下邊的大頭豬們發起了進攻。

幾只大頭豬不敢在單間里待了,都躲進了空氣污濁的群豬洞里。幾只野豬攆了過去。大頭豬想起了先前那頭強悍公豬的戰績,也模仿它堵住了豬窩的門洞。野豬剛好沖了過來。

兩只野豬咬住了一只大頭豬的耳朵。它學先輩戰狼群那樣,也是往后一退,一甩脖子把兩頭野豬甩進了豬窩里。這是豬的汪洋大海,兩頭野豬慘了。頭豬無暇它顧,還得對付外面的野豬呢,就把消滅兩只野豬的重任交給了窩洞里的幾十頭豬吧。

萬萬沒想到,別的豬都不攻擊已經陷入被甕中捉鱉境地兩頭野豬,都臥在那里看著幾只頭豬和野豬打架。

兩只野豬一看,好!這幾十頭豬不參與戰斗。它倆就沖幾只大頭豬的屁股攻去,和外面的野豬兩邊夾擊,最后幾只大頭豬一只也沒跑了,全部被野豬咬死了。

然后幾只野豬把豬群里的公豬全部咬死,只留下了母豬們,組建了一個另類的豬群。我們把死了的豬都抬走做豬肉燉粉條吃了,幾只公頭豬的肉太難嚼了,腥臊無比,以前討過飯的王奶奶都吃吐了,最后都喂了狗。

有天我們發現先前住單間的那幾只頭豬中竟然還有一只活著,它應該是那天去忙別的了,躲過了一劫。它靠著溜須拍馬活了下來,動不動就對著野頭豬一通舔。

最后那個野頭豬還是看不慣公頭豬,因為它竟然想染指豬群里的母豬,它不曉得,現在這這些豬都是野豬群的母豬了,怎麼能輪到妳呢!最后幾頭野豬圍著它,把它趕到了之前它臥住的那個單間里,然后把它咬死了。沒辦法,這就是豬群的自然法則。

從此我們那個豬圈,就養起了家豬和野豬的混血豬,有家豬的鮮香,還有野豬的健康,這種豬還能賣得貴點呢,最后這群豬可沒少給我們賺錢。

可是有兩天我們都比較忙,沒去山上,幾天后上山一看,地上都是死豬,一頭活著的都沒了,還有被野獸吃過的痕跡。從地上的爪印可以看出來,是狼群襲擊了這群豬。我們心疼壞了,好在沒有人員傷亡,很快這個事就過去了。沒有野豬禍害了,就在那塊山地又種上莊稼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