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貴高原出現犬彪,虎頭蛇腰鼠尾,追上200斤野豬撲過去活活咬到一命嗚呼

aiya 2022/11/22 檢舉 我要評論

云貴高原高高隆起的苗嶺山脈是長江、珠江兩大流域在貴州境內的分水嶺。這里山高路險,村莊偏遠,野生動物相對較多,住在這里的苗族人,自古以來就有打獵的習慣。

在苗嶺里,棲息著一種野犬,當地人叫它「犬彪」,民間傳說它是二郎神的護衛犬。在《苗族理詞》開天立地古歌中,就有許多「犬彪」捕食豺、狼等野獸傳說。

01虎頭蛇腰鼠尾,臉與嘴上的硬毛直立像鋼針

「犬彪」長著虎頭蛇腰鼠尾肘子腳,空鼻紅眼耳直立。成年雄性身高35-40厘米,體重18-20公斤;雌性身高35-38厘米,體重15-18公斤。

它的頭部又粗又大,額頭又寬又平,看起來虎頭虎腦,嘴方且平齊,眼圈、嘴、鼻與舌均為粉紅色。

這家伙的眼睛很小,但炯炯有神,眼毛厚密,眼部微陷,呈三角形,眼角線拉得很長,目露精光;鼻子大,鼻孔也大,鼻子突出,整個鼻子占據了上嘴唇前端的三分之二。兩耳小,耳皮薄,直立呈三角形,兩耳間距與頭骨成水平,兩耳分開與頭骨成一線,耳根部位高。

胸部深圓,腹小腰平,直立尾尖向上。四肢強健,足底厚實,腳趾彎鉤適中,趾間舒展,善于奔跑。

特別突出的是,它的毛發又短又稀,以雪白為主,毛色光亮、潔白如玉,但毛發十分粗糙。頸部的毛發略顯密長,臉與嘴上的硬毛直立,感覺像鋼針一樣,使人望而生畏。

02聽覺是人類的16倍,嗅覺更是40倍,能辨別上千種氣味

「犬彪」大部分都在崇山峻嶺之間流浪,視覺不好,視邊不遠,有效視野不到50米,但它的暗視力十分靈敏,辨別光線和活動物體的能力還是很強的。即使在微弱的光線下,也能看清前面的物體,在漆黑的夜里,也能看清10-20米內的獵物。

它的聽覺十分敏銳,是人類的16倍左右,嗅覺更靈敏,嗅覺細胞是人類的40倍左右,據說能辨別1000種以上的氣味。即使走路的時候,也一邊嗅一邊走,走到哪里嗅到哪里,能在雜草叢生和深山密林聞到各種動物氣味。

識別方向的能力特強,即使行走200-300公里的路,靠它靈敏的嗅覺,都能沿著來時路走回去,找到家,從來不會迷路。

03「犬彪」占領的山頭,同伴就不能進來,一旦見面就會爭斗,直到將對方咬死

「犬彪」也像老虎一樣有領地意識,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犬彪」占領的山頭,就是它的領地,別的「犬彪」就不能進來,一旦發現有入侵者,就會爭斗,非常兇猛,直到一方把另一方咬死為止。

但奇怪的是,馴化的「犬彪」通曉人性,悟性好,在所有的牲畜中,它是最通人性的。大家都知道,豬牛馬羊等畜生雖然溫順,任人使喚,但它們只能聽懂幾句口語。

但馴化的「犬彪」就不一樣,它會察言觀色,懂得人的喜怒哀樂,能聽懂人的許多話,如:走,坐,起,出去,進屋,上街,上山,回家,回來,去咬,睡覺,喝水,吃飯,后退,讓路等等指令,它們基本上都能聽得懂。

不僅如此,馴化的「犬彪」還忠實聽話,可根據主人的意圖行事,知道與主人配合。它還會看家守護孩子,看到陌生人靠近孩子或者拿走家里的物品,它就會上前吠叫,甚至會咬人。

04連續翻越幾座大山,追上200多斤的野豬,撲過去活活咬死

「犬彪」向來嘴饞,特別好吃,吃東西從來就不知道飽,凡能吃的它都吃,吃得肚子發脹了它還想吃。

在深山老林里,除了虎豹外,別的猛獸,它基本上都不怕,尤其是野豬,它不僅不怕,還愛吃野豬。

「犬彪」一旦發現野豬的蹤跡,先用耳朵聽,它的兩只耳朵向頭頂靠攏直立,耳口向前方傾聽,聽到動靜后,它又用鼻子去聞,仔細確認野豬的位置。如此一來,對方圓1-2公里內野豬的聲響都能辨別得清清楚楚。

確定具體位置后,快速沖上去,它的奔跑速度極快,耐力和爆發力強,天生就有十分強悍的捕獵能力。

但是野豬在山上奔跑的速度也很快,從這個山腰跑到那個山腰,甚至連續翻越幾座大山。所以,為了吃到野豬肉,「犬彪」要花費半天時間才能追上。

當「犬彪」追上野豬后,沖上去咬住野豬的屁股,被野豬甩開后,再次沖上去撕咬。反復攻擊,直到將200多斤的野豬活活咬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