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出現的黃色螞蟻,爬過皮膚就引發水泡,它居然是紅火蟻克星?

aiya 2022/10/18 檢舉 我要評論

近年來,紅火蟻在我國泛濫成災,因為毒性很強,被它叮咬后會有種被火灼燒的疼痛感,還有可能讓人昏迷休克,甚至面臨生命危險。 上世紀30年代,紅火蟻也在美國引發了一場生物入侵。

紅火蟻的適應力極強,沒有天敵,而且本身又十分兇猛,獵殺范圍包括昆蟲、蚯蚓、青蛙、鳥類、甚至還有小型哺乳動物。在美國的土地上攻城略地,無往不利,所到之處本地螞蟻幾乎銷聲匿跡。

田間地頭,住宅庭院,到處都能看見它們的身影,不僅啃食農作物,破壞建筑,還會攻擊人和動物。 據估計,每年美國因為紅火蟻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50億美元,而紅火蟻一直在美國的肆虐了70多年后,終于迎來了它們的對手。

紅火蟻的「世仇」

被紅火蟻折磨得痛苦不堪的美國人一咬牙,從南美洲請來了另一種螞蟻,這種螞蟻個頭很小,六只腳細細長長,外表呈黃褐色,爬行方式毫無規律可言。

美國德克薩斯大學的研究人員記錄了一場兩種螞蟻的戰斗。 黃色螞蟻雖然個頭比紅火蟻還要小一號,但是面對紅火蟻卻毫不畏懼,主動進攻,想要搶奪紅火蟻的地盤。紅火蟻在美國橫行霸道慣了,自然也毫不畏懼,沖著黃色螞蟻就噴出毒液。

黃色螞蟻被毒液淋了滿頭,但卻并不像其它螞蟻一樣立刻毒發身亡,而是迅速彎曲身體,將腹部末端抵住上顎,然后再用上顎反復摩擦身體。完成這一套動作的黃色螞蟻,似乎已經完全無視了紅火蟻的毒液,又一次沖了上去,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紅火蟻倒在地上,毒發身亡了!

這種黃色螞蟻的學名叫做細足捷蟻,因為它們行動時毫無規律,又名黃瘋蟻,最早在非洲被發現,隨著人類的貿易活動擴散到了全球各地, 早在南美洲時就與紅火蟻廝殺了上千年,兩種螞蟻是實打實的「世仇」。而且黃瘋蟻和紅火蟻之間的戰斗,往往還是黃瘋蟻占據上風,它們根本無懼紅火蟻的毒液,相反它們自身產生的毒液卻能大規模毒殺紅火蟻。

然而, 黃瘋蟻能打敗紅火蟻,自身也不是什麼善茬,它也同樣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為全球100種最具破壞力的入侵物種之一,其危害程度比起紅火蟻有過之而無不及,美國病急亂投醫,可謂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同樣危險的黃瘋蟻

與紅火蟻一樣作為全球百大最具破壞力的入侵物種之一的黃瘋蟻,甚至能壓制紅火蟻,它又有哪些危害呢? 印度的泰米爾納德邦的幾個村莊里,就出現了出現黃瘋蟻,令數百人苦不堪言。

黃瘋蟻和紅火蟻不一樣,它并不太喜歡叮咬人,因此不像紅火蟻一樣惡名遠揚,然而黃瘋蟻也有它自己的獨門絕技,分泌一種甲酸,對人類來說,雖然一般不致命,但卻可能帶來過敏反應。這些印度村民中就有人因為黃瘋蟻爬過他的皮膚,因為受到刺激,皮膚上直接長出了水泡。

而黃瘋蟻分泌的蟻酸對于其他動物危害性要更大,嚴重時甚至能令它們失明,村里飼養的一些牲畜就遭到了黃瘋蟻的襲擊,村民們還聲稱,黃瘋蟻還會捕食蛇和兔子等野生動物。它們會成群結隊地爬上這些動物的身體,然后噴吐蟻酸, 這些動物被毒瞎后,往往驚慌失措,消耗大量體力,最終死在森林中,成為黃瘋蟻的盤中餐。

黃瘋蟻的數量眾多,而且食性廣泛,幾乎是見什麼吃什麼除了啃食農作物,它們還會啃食許多植物的葉片和種子,吸食它們的汁液,通過集體協作,其他小型昆蟲、蜘蛛,甚至體型更大的爬行動物、兩棲生物、鳥類、哺乳動物都可能成為它們的食物對于生態的影響絲毫不弱于紅火蟻而且它們還會依靠細小的體型,鉆進建筑的縫隙中,跑去啃咬電線和電子元件,導致各種電力設備短路。

印度當地的村民已經不敢靠近森林,甚至不敢帶水喝,因為只要黃瘋蟻察覺到水源,就會蜂擁而至,而且黃瘋蟻的數量還在增加,已經從森林中擴散開來,出現在一些村民家中。專家們也非常擔心黃瘋蟻的擴散會導致更嚴重的后果,這并非沒有先例。

肆虐圣誕島,消滅5000萬紅蟹

在澳大利亞有一座名為圣誕島的小島,每年的10到12月會出現一種奇觀,5000萬只紅蟹會一齊奔向大海,將島嶼的地面都染成一片鮮紅,場面非常壯觀,吸引了不少游客前來觀看。 然而,以前紅蟹的數量還要更多,根據估計甚至有1億只左右。

導致它們數量銳減的罪魁禍首,就是伴隨著人類到來的黃瘋蟻。黃瘋蟻的蟻酸會毒瞎紅蟹們的眼睛,導致它們找不到前進的方向,最終被太陽活活曬到脫水而死,而黃瘋蟻就會將這些紅蟹搬進巢穴當做食物。

因為黃瘋蟻的肆虐,短短幾十年內,島上的紅蟹數量直接減半,直到今天圣誕島上的人們還在想辦法消滅黃瘋蟻,可見黃瘋蟻的危害之大。

黃瘋蟻對紅火蟻的秘密武器

黃瘋蟻為什麼無懼紅火蟻的毒素呢?科學家們發現,在紅火蟻朝黃瘋蟻噴灑毒液時,黃瘋蟻有一個小動作, 用上顎觸碰了自己腹部末端的毒腺,然后用上顎摩擦全身。

研究人員選擇出兩組黃瘋蟻,一組用指甲油封住毒腺口,另一組則只在它們身體側端涂抹指甲油。然后將兩組黃瘋蟻放到了紅火蟻的地盤上, 沒有被封住毒腺口的那組有98%的黃瘋蟻都成功活了下來,而被封住了毒腺口的黃瘋蟻生存幾率直接腰斬,只有半成左右存活。

而研究人員又進行了進一步的研究,將黃瘋蟻的毒腺分泌物抹到了原本對紅火蟻毫無抵抗之力的阿根廷蟻身上,發現這些阿根廷蟻在紅火蟻的攻擊下,存活率大大的提高了。實驗表明黃瘋蟻的分泌物能夠解除紅火蟻的毒素。

但對這些分泌物進行檢查后,研究人員發現里面基本只有蟻酸,似乎和其它的螞蟻沒什麼區別,但偏偏黃瘋蟻的分泌物就能令紅火蟻的毒素失效,研究人員只能推測: 或許是黃瘋蟻在和紅火蟻上千年的爭斗中,進化出的分泌液能夠讓紅火蟻的毒液失去酶活性或者直接中和了毒液的毒性。

而且, 黃瘋蟻的毒液中除了蟻酸,還含有一點烷烴,兩者結合神奇地變成了紅火蟻的克星,能夠輕松毒殺大量紅火蟻在黃瘋蟻出現的地方,紅火蟻也要退避三舍。可惜的是黃瘋蟻和紅火蟻一樣是入侵物種,雖然它們斗得兇,但是最后遭殃的還是本地生態系統。

不過今年4月份,美國又發現了一種真菌能感染黃瘋蟻,極大地抑制了黃瘋蟻的數量,并且不會影響其他螞蟻,美國人又動了利用這種真菌來消滅黃瘋蟻的心思,已經準備大規模試驗,這次不知道會不會再次弄巧成拙呢?

參考資料

《蟻林爭霸——紅火蟻和黃瘋蟻的較量》 桑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