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動物在進化路上跑偏了?同樣是進化,為何這些動物如此奇怪?

aiya 2022/10/31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把時間尺度拉長了看,生物想不在進化道路上跑偏是挺困難的事,因為有太多的力量都在指引生物跑偏。


從最小的霉菌孢子到最大的哺乳動物,科學家很難統計出地球上現在有多少物種在共同生存,更難統計的是地球歷史上總共進化出了多少物種,但可以肯定的是地球出現的所有物種中絕大部分——至少90%以上的都已經滅絕了。

有時候物種滅絕是發生在大滅絕事件中,比如現在已經被科學家定義的五次物種大滅絕,在這五次事件中,當時地球上存在的大部分物種都在極短時間內突然消失,很明顯這是環境急劇變化導致的。

然而,即便是沒有這種大滅絕事件發生,或者說環境變化不大的情況下,也會有大量的生物滅絕,只是時間尺度比較長而已。


圖源: Placebo365

一個物種存在的時間通常是100 萬年到 1100 萬年,像哺乳動物這樣高等一點的物種存在時間其實會比較短,而像海洋無脊椎動物這些低等一點的物種反而存在時間會更長。

大部分生物都在經歷「慢性死亡」,原因基本就是它們都在慢慢進入進化的死胡同,最后無法自拔,把命也給搭了進去。

為什麼生物進化會跑偏?

讓生物在進化道路上跑偏的動力有很多,甚至可以說幾乎所有的進化動力都在引導生物慢慢跑偏。

我這里簡單總結了其中比較關鍵的兩個, 一個是協同進化的結果,一個 選擇的結果


我們知道生物為了生存會通過基因突變來改造身體,以此來更好地適應環境,但其實這里的環境并不是只有自然環境在起作用,不同生物間的相互關系也在起作用。

比如一只動物為了更好地捕捉獵物,它可能需要跑得更快才行,它跑得更快了,獵物就會因為這個壓力做出適應,有時候也需要跑得更快才行,那些跑得不夠快的就被吃滅絕了。

這種情況就很容易進入一個死循環,捕食者因獵物的更快,必須變得更快,同樣的,獵物也只能因為捕食者的更快而更快,這種情況就被稱為協同進化。

協同進化會讓兩個彼此綁定的物種進化出一些奇怪的、高度特化的特征,這些特征對彼此會很有效,至少一方建在另一方基本不會滅絕。


圖:飛蛾和蘭花協同進化,是不是很怪

但是,高度特化的特征很容易成為生存累贅,特別是環境稍有變化的情況下,兩者可能就會紛紛滅絕。

不知道,看到這里你想到什麼動物?反正我想說的是大貓熊,這個物種已經在進化的死胡同中不能自拔了。


圖:我拍的大貓熊

大貓熊現在的生理特征基本都是為了吃竹子而進化的,比如為了更好地吃竹子,它們的臉變得又大又圓(這種大臉有更好的咀嚼能力);為了吃竹子它們還多了一個「手指頭」,專門用來夾住竹子。這兩個特征讓它們失去了許多作為熊的捕食能力,在吃竹子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最關鍵的是,因為竹子的營養有限,大貓熊的寶寶變得非常脆弱,基本只要環境稍有變化,大貓熊就很容易滅絕。


大貓熊被稱為活化石,可能已經這樣子存在800萬年了,可以說遠超哺乳動物物種存在的平均時間了。所以它已經跑偏很多了也沒什麼意外,只是由于與它們協同進化的物種——竹子是地球上現階段非常成功的一種生物群體,以至于大貓熊都活到了現在,如果不是因為人類活動太強勢,估計它們還可以過得挺美滋滋的。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找一個優秀的合作伙伴是非常重要的,就算自己菜一點,隊友優秀也很容易躺贏,^_^。

不同物種間進化的軍備競賽非常好理解,但其實同一物種的不同個體之間也存在明顯的相互影響,這也會讓生物進化出奇怪的生理特征。

其中最明顯的一個就是 選擇,動物為了吸引異性會進化出一些和生存幾乎無關的特征,直到這些奇怪的特征慢慢影響動物生存而滅絕。


孔雀,圖源:Rivadavia.vila

有一個典型的例子,那就是孔雀的尾羽,你可能很難想象孔雀長出一個這樣的「大尾巴」是干嘛用的,拖著這個重重的大尾巴,它們可能吃飯都成問題。

不為生存,還影響生存,這樣的特征也困擾了進化生物學家,直到他們提出了性選擇的相關論斷, 推測這些與生存無關的特征只是為了吸引異性而已

這些特征最初可能可以證明孔雀的健康程度,但明顯孔雀用力過猛了,把它變成了累贅。

自然界有很多這種例子,累贅的特征僅僅只是為了吸引異性而已,取得更多的繁殖機會。


我們總結下,在生物進化的道路上,無論生物是為了生存,還是為了繁殖,它都會很容易進入死胡同, 如果是為了生存,那麼很容易被別人玩死,如果為了繁殖則很容易被自己玩死。

生存和繁殖基本就是一個物種存在的所有目的了,但很明顯這兩個目的都會引導生物進入死胡同,所以物種跑偏了是正常的,那些長期不滅絕的才奇怪。


最后

物種在地球上生存和繁衍,有時候真的很像是游戲中的打怪升級,每個物種都會有一些相應的成長屬性點,他會根據生存和繁殖即時需求來加點,如果需要智力,那他就將更多的屬性加給智力,當然有時候也可能是敏捷和力量。

但是這種加點方法都是為了滿足即時的需求,當需求因為游戲場景改變需要調整時,物種就會因為對單一屬性投資太多而滅絕。

當我們再站在上帝視角看這種加點方式的時候,就會覺得物種跌入了進化的死胡同,但是正在開心玩著游戲的物種很難意識到自己錯了,也很難找到最優的加點方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