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異常聰明的小豬,攔住豬群不讓上走豬車,收豬的說:看我計謀

aiya 2023/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別的豬都要上收豬車,那頭聰明小豬異常清醒,它吱吱叫著,拼命想攔住大家,還用頭把大家往后扒拉。別的豬生氣了,拱著它后腿,把它掀起老高,最后大家馱著它一塊上了收豬車,這一去抽筋扒皮跑不了……

上小學那會兒,我們那邊開始有人養白條豬。妳家養兩頭,他家養兩頭,都不懂這種新品種的豬該怎麼養,還在探索。吃完飯坐在樹下嘮嗑,豬的話題占據一半之多。

作為一個好聽大人講故事的小孩子,那段時間我聽過很多有關豬的奇葩故事,今天講一講那只聰明小豬的故事。

養豬

之前大家一直養傳統的花皮豬,這種豬畢竟在咱們這邊養了幾千年了,適應環境了,基因多樣性保持得好,不容易害病,養起來比較簡單,在廁所旁邊建個小豬圈就可以了。

還有更簡單的呢。找片空地兒,往地上打個木樁,再找根繩子往豬腰上一繞,保持不是太緊又不是太松,然后打個死節。最后把豬繩拴在木樁上,就給豬留兩米長的活動距離,好啦,泥里打滾去吧!

開始,豬每天圍著木樁轉悠,很快它就知道方圓兩米就是如來佛的手掌心,自己怎麼也逃不出的,不出三天豬就懶得走動了,慢慢地就變成了一頭只會泥里巴打滾的土豬了。

出去打工的老鄉看到人家養白條豬,一問才知道這叫品種豬,還說長得很快。給人家蓋房子呢,就那幾個月時間,房子還沒蓋好,人家的豬都長大了。

那個伯伯回來就說:「人家養的豬一天天像吹氣球一樣長得可快了,咱們養的豬像吃鐵了似的,一年才長百十斤。」有個赤腳醫生了解后,覺得這是個機會,他就建了幾個大豬圈,改行去養白條豬了。

大家也開始嘗試養白條豬。買回來十多斤重的小豬寶,喂的都是糧食,確實比土豬長得快。那段時間大家吃了飯,坐樹下嘮嗑的時候,都可高興了。

那頭聰明豬瘦弱,收豬車不要,它逃過了一劫

我二奶奶是個聰明人,她也跟著潮流養白條豬了,還不想蓋豬圈,照原來的方式養,給小豬寶腰上綁根繩子,拴在房子外的木樁上。

白條豬小時候粉紅白嫩的,我二叔看到小豬寶拖著一根比它腿還粗的麻繩來回溜達,忍不住開玩笑說:「干脆把小豬寶烤乳豬吃掉得了,看它拖著繩子走路,我都替它感到費勁。」

等豬長大些了,吃頭更好了。大家坐在樹下嘮嗑就該講白條豬多能吃了,誰家的小豬為了搶豬食都掉豬槽里卡住了,誰家的小豬吃完食,把水泥砌的豬槽子都舔得干干凈凈的……。

按照養傳統豬的方法,小豬寶長大一些,就該給它們吃稀湯寡水了。上地給豬割點豬草,刷鍋水里加點碾碎的花生秧,到池塘里給豬撈點浮萍,用這些喂豬就可以了。

二奶奶多聰明啊!她一想,我怎麼才能比大家養豬花費的成本更低呢?她就不舍得多喂小豬玉米糝了,每天給豬喂點刷鍋水、豬草、花生秧、浮萍什麼的。別人家的豬都長大了,它家的豬還瘦得皮包骨頭呢。

肉聯廠的技術員來指導大家,二奶奶看自己家的小豬不長,就帶著技術員看自己家的豬。技術員到了,豬還在豬槽里吃食呢,看技術員來了,它抬起了頭,用哀怨的眼神看著技術員,豬拱嘴上還有浮萍呢。

技術員說二奶奶的豬還活著就不錯了,他說不能這麼喂豬,浮萍長得多快啊,兩三天能把一個池塘長滿,古代都用浮萍形容人漂泊不定,能有什麼營養啊!

二奶奶還沒給豬吃兩天好吃的呢,收豬的就來了。大家把豬都趕到村里建的那個走豬台前,豬沿著狹窄的巷道往前走,盡頭就是走豬車上的大鐵籠子。車裝滿后,把鐵門一關,再下車就直通肉聯廠的屠宰車間了。

有些豬還有點智商,感覺這不對勁啊,不想往前走。收豬的人喊著:「快走快走,到車上吃好吃的。」加上后面有人用棍子趕著,豬兒們一個跟著一個就走上了拉豬車。

人家嫌二奶奶家的豬瘦小,不愿意收。最后拉豬車把長大的豬都收走了,唯獨二奶奶家的那頭小豬逃過了一劫。

收豬車來了,聰明豬跑了,又躲過一劫

大家看白條豬長得快,確實比養土豬賺錢啊,好些人都加入了養豬行業。我二叔已經建好了一個大豬圈,也養起了豬。最后實在看不下去自己母親養豬費勁了,就把二奶奶養的那頭豬也給買走了,跟自己家的小豬養在了一塊。

雖然那頭豬比小豬也重不了多少,但是它可是比別的豬年長小半歲呢,多經歷了一個春夏,自然見識非同凡響,那雙小眼睛都充滿著對這個世界的洞悉。

它還見過走豬車把別的豬拉走的過程,最后一只豬都沒有再回來,反而村里來了許多小豬寶。估計它想明白咋回事了,平時吃東西,別的豬都搶著吃,它比別的豬高了半頭,可是從不和大家搶食。

我小叔回來了,到豬圈里看到自己哥哥養的豬,發現那頭久經世事的豬怎麼這般瘦,就對我二叔說:「那頭豬不長肉,養著它不是浪費糧食嗎?趕緊殺了吃肉吧。」

那頭豬聽明白了,嚇得吱一聲尖叫,小跑著沖到豬槽邊,把頭埋在玉米糝中,吧嗒吧嗒吃了起來。二叔準備忙過那幾天再殺它呢,眼見它的小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了起來,也就不殺了,留著賣豬吧。

因為它比別的豬骨架都大,從它每天和別的豬搶著吃東西之后,很快就長成了大肥豬。快過年的時候,二爺爺從外面回來了,一看二叔養的豬,怎麼有一頭鶴立雞群啊,就說:「過年把這頭豬殺了吧。」

好啦,那頭豬聽懂了,第二天就不吃東西了,怎麼喂都不吃。這頭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掉膘,到過年的時候,看它這麼瘦,殺了就可惜了,最后它又活了下來。

過了年,收豬車來了。二叔把豬圈門打開,別的豬都慌著跑出來玩,那頭豬不愿意出來,最后用棍才把它趕出來。一家人幫忙把豬趕到走豬台的時候,哪邊堵著好多豬了。

那頭豬往前一看,這不是收豬車嗎?多麼熟悉的場景,嚇得它吱一聲,扭頭就往地里跑去,別的豬都跟著它跑。二叔看豬跑了,趕緊去攆。

人怎麼能跑過豬呢?跑了三四里地,到了河邊,堵住了去路,才追上了豬。二叔把豬往回趕,那頭豬走得特別慢。別人家的豬都上車了,那邊收豬的就等著收二叔的豬呢。

好不容易看到二叔趕著豬快到走豬台了,那頭豬也歇回勁了,又是吱一聲,帶著這群豬往另一個方向飛奔,那邊可沒有河了,直到豬跑得看不見了,二叔還沒追上豬呢。收豬的一看,沒法等了,就開車走了。

聰明豬成了豬群的頭兒

就這麼著,因為那頭聰明豬,二叔的豬都沒賣掉。好在收豬的臨走時說等幾天到隔壁村收豬,先過來把二叔的豬拉走,二叔也就放心了。

二叔覺得別人的豬都賣了,就自己的豬沒賣掉,既然多養幾天,那就多喂點,讓它們都長肥點,能多賣點錢。回去的時候,給豬們喂了很多好吃的。

這群豬覺得跟著那頭聰明豬混還不錯呢,連伙食都變好了。晚上二叔準備睡覺了,聽到豬圈里的豬怎麼亂哄哄的,都吱吱亂叫呢。

披上外套到豬圈邊看一看,別的豬都臥在地上,那只聰明豬站著來回踱步,偶爾會吱一聲,像是在訓話,別的豬都吱吱吱回應它,完全把它當成了老大哥和精神領袖了。

二叔有些吃驚,凝視著這群豬長達半分鐘之久。原來是豬圈里的燈泡忘記關了,二叔伸手一拉燈泡線,吧嗒一聲,這群豬都陷入了黑暗中,立馬就安靜了。

那幾天喂豬,二叔驚奇地發現,這群豬怎麼像狼群一樣,都把那頭聰明豬當頭兒了,它不去吃豬食,別的豬都不吃,和二叔玩起了絕食對抗。

二叔敲著食槽,啦啦啦,啦啦啦,唱了兩三遍喂豬歌,豬兒們竟然都不過來吃。二叔要忙別的事,覺得豬一會兒餓了就該吃了,然后就走了。

到晚上回來,天黑透了,打開燈泡一照,食槽里還有很多豬食呢,只少了一小點,看來只有幾只豬吃了,大部分豬都沒吃。二叔驚呆了。

晚上休息前,二叔特意檢查一下豬圈里的燈關了沒,可不能讓那頭聰明豬再給豬群開會了,都搞絕食,肥膘一天天掉,那可都是錢啊,誰受得了。看豬圈里的燈都關了,二叔這才安心地睡著了。

半夜里二叔被豬吱吱的叫聲吵醒了,打開手電一照,那頭聰明豬又在豬群前邊演講呢,別的豬在地上臥著,時不時地吱一聲回應它,好不熱鬧!

聰明豬被豬流裹挾著上了收豬車

豬兒們連續絕食三天了,二叔天天在村口看收豬車來了沒,終于這天看到收豬車遠遠地開來了。二叔趕緊把豬圈門和院子門都打開了,想把豬往走豬台趕。

這群豬在聰明豬的帶領下,出了豬圈門,可就是不往大門外走,把二叔急得拼命趕它們,可是沒啥用。那頭聰明豬,翻眼看了一下二叔。二叔透過它的眼神看到了智慧和清醒。

一會兒收豬的人來了,二叔告訴他們豬趕不到走豬台了。收豬的說:「沒事,這次我們帶著鐵架焊的移動走豬台呢。」然后收豬的人把車開了過來,把移動走豬台往二叔家豬場的大門口一懟,剛好堵住了大門。

那頭聰明豬一看,走豬台都來門口了,趕緊吱一聲高叫,別的豬都躲在它后面,它穩穩地壓住陣腳,一步都不帶往前走的。把二叔急得滿頭冒汗,可不能再耽誤賣豬了啊!

收豬的人對二叔說沒事,然后從車頭機箱里端來一個盆,里面是精制豬飼料,含有豆粕、骨粉等營養元素,調制得非常適合豬的口味。

只見他抓一把撒到院子里,豬兒們一聞,怎麼這般好聞啊,這也太香了吧!有些豬忍不住在地上撿幾粒嘗嘗,太好吃了,然后都吃了起來。只有那只聰明豬沒吃。

收豬的又抓幾把精制豬飼料撒在移動走豬台的巷道上,然后端著盆往收豬車上的豬籠子里倒了二三斤。把盆往地上一放,揣著手淡定地對二叔說:「看著吧,它們自己就上去了。」

果然這群豬把地上的精制豬飼料吃光后,開始往走豬台去了,想上巷道和豬籠里吃飼料呢。那頭聰明豬看大家都要上車,它吱吱亂叫,拼命堵住巷道口,還用頭把大家往后扒拉,不讓豬兒們往前走。

豬兒們都搶著往前走,都想盡快吃到好吃的精制豬飼料。聰明豬太拼了,累得出汗,才把大家攔住。別的豬看著前邊巷道上的好吃的,直掉口水。

二叔有些緊張了,這群豬上不了車啊,他都想去拿個扁擔把那頭聰明豬打一邊去了。收豬的看豬兒們不上車,從地上操起盆子,把最后半盆精制豬飼料全倒在鐵籠里了。

那群豬都瘋了,拼命往前拱,想吃好吃的。聰明豬用盡全力攔住大家,最后把豬脖子都快閃斷了。這時,從后面沖出來一頭氣質異常中二的肥豬,對著聰明豬的屁股猛一挑,就勢就從它身下拱了出去。

別的豬都跟著往前沖,最后這群豬幾乎是馱著聰明豬沖上了收豬車,進了豬籠子,開始瘋狂地掃蕩車上的精制豬飼料。剛才還正擔心怎麼把豬趕上收豬車的二叔,這會兒已經笑出了豬叫聲。

別的豬都在搶豬飼料吃呢,那頭異常清醒的聰明豬獨自走到了車后邊,看了下已經鎖上的豬籠,它氣得臥倒在了最后面。別的豬吃光了飼料,都跑后面想下車呢,哎,怎麼把門鎖住了呢?它們妳擠我扛的,把聰明豬都擠壓變形了。聰明豬用它那異常迷茫和無奈的小眼神瞟了大家一眼,仿佛在說:一群傻帽!

寫在最后

收豬車開走了,二叔拍著大腿,對我們感慨道:「當大家都迷糊的時候,妳清醒,那就是罪過![憨笑]」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