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河成千上萬條魚離奇死亡!嫌疑人河馬:真兇不是我

aiya 2022/10/2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非洲馬拉河上漂浮著成千上萬條死魚。是誰造成了如此慘案?當我們一層層揭開謎團,真相就愈發破朔迷離……

馬拉河位于非洲肯尼亞和坦桑尼亞境內,全長395公里,這里是河馬與鱷魚的家園,是野生動物大遷徙中重要的環節。但是最近幾年,在馬拉河上卻出現了更為驚人的一幕: 成千上萬條死魚橫尸水面,引來大量鱷魚、土狼、禿鷹等兇獸前來分食唾手可得的大量食物。究竟是誰造就了如此的慘案呢?

第一嫌疑人:農藥!

當地的巡邏人員首先懷疑的是上游的農民。當地農民為了保護莊家大量噴灑農藥。這些農藥短時間內無法降解,隨著河流或地下水匯入馬拉河,毒素在河里富集后,確實會造成當地自然生態的破壞。難道農藥是魚群離奇死亡的原因嗎?

案情沒有那麼簡單!

如果是由于農藥富集造成的大量魚群死亡,那麼死魚體內一定會有不少農藥殘留,而過來分食魚肉的鱷魚、土狼、禿鷹們也應該會相繼出現死亡現象。然而這些兇獸成群結隊前來瓜分魚群,卻未曾出現集體死亡或相繼死亡的現象。這起案子的第一嫌疑對象——農藥,洗脫嫌疑。

第二嫌疑人:河馬

于是,偵探們將目光移向了棲息于馬拉河上的四千多只河馬。

河馬會是魚群離奇死亡的兇手嗎?

首先,我們了解一下本案的第二嫌疑對象——河馬。 河馬是雜食性淡水物種,分布在非洲熱帶水草豐盛的地區,馬拉河便是其中之一綿延近四百公里的馬拉河上散落著大大小小一百七十多個河馬群落。每個河馬群落從四十只到上百只不等,加起來有四千多只!但河馬主要以素食為主,只有食物短缺時才會吃肉,又怎麼會是殺死魚群的兇手呢?

這就不得不提到河馬的體型與作息。 河馬體型巨大,成年河馬體長可達2到5米,體重1.3噸到3.2噸,是不折不扣的重量級選手。而就是這一身橫肉的河馬,還不愛運動。白天待在河水里泡澡,直到太陽落山才出來吃宵夜。干飯時, 一天能干掉將近兩百公斤的食物。秉著「吃得多拉得多」的原則, 每天排出的糞便也有一百六十多公斤。平均每個河馬群每天產生八噸半的糞便。由于當地缺乏河馬能識別的公共衛生指引,通常這些糞便就直接排到了馬拉河河里。

不過,隨地大小便在自然界不算稀奇,而且糞便帶來的養分可以促進水中藻類的生長,間接為魚類提供食物,增加河流的生物多樣性。因此即便是再多的糞便,奔流的馬拉河也會把它們帶去遠方。

但是旱季的馬拉河失去了往昔奔騰的氣勢,變得非常和緩,甚至在有些支流幾近斷流。河馬群因此也被分隔在不同的地段。研究人員發現在河馬較少的河域,河水中含氧量較高,水中魚類的種類較多;而在 河馬較多的河域,河水中含氧量明顯減少,生物種類也被直接腰斬,只剩一半,魚類更是少到了只剩下約4%。

河馬的糞便經過微生物分解后,會產生氨氣、硫化氫、甲烷、二氧化碳等氣體。在有限的空間內,大量產生這樣的氣體,無異于是一個沼氣池。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魚類很難存活。

案件的觸發點:雨季!

當案情進展到如此地步,似乎我們已經找到了答案。但這時,河馬跳了出來,指出了邏輯漏洞: 「很難存活,并不一定會造成魚群大量死亡。就像干燥酷熱的沙漠不利于很多動物生存,但也不會讓多種動物成群結隊的死在沙漠之中啊!」

河馬講得不無道理,案情一下子進入了死胡同!

直到悉心的偵探們發現了這一現象,才完美地解釋了魚群死亡的原因。這一關鍵現象就是雨季的來臨!

在旱季,河馬糞便在各個河域積累,當雨季來臨時,奔涌的河流會將這些存活統統帶走,沖到下游,專業術語叫做「沖流」。 大量的河馬糞便在短時間內在下游聚集,自然就會降低水體的含氧量。研究人員在55次「沖流」現象中,發現有49次導致了下游氧氣濃度的急劇下降。大量魚群的集體死亡也就成為了必然發生的事情。簡單來說,這些魚群就是被河馬的糞便活活悶死的!

面對著如山的鐵證,河馬慚愧地低下了頭,開始打起了同情牌: 「雖然我要對魚群的死亡負主要責任,但是我們河馬在馬拉河生存了千萬年,如果要造成魚群集體死亡,也應該是常年都有,不會只有近幾年才有啊。」

一旁列席的鱷魚、土狼、禿鷹也為河馬辯解:「 雖然河馬引發了大量魚類的死亡,但是它養活了我們幾大種族。犧牲魚類一家,成就更多種族,至少也應該是功過相抵啊!」

在案情的判決上,審判者們也犯了難,畢竟河馬被編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屬于易危種族。對于這樣的種群,我們又能做什麼處罰呢?

正當大家為此事發愁之時,一位老者來到了現場,為大家講述了一段塵封的往事:

原來, 在河馬的背后,還有更隱秘的「兇手」

馬拉河發源于肯尼亞多雨的山區,在千萬年之中流淌不息,即便是旱季,馬拉河也不會斷流。但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后,馬拉河出現了旱季斷流的現象。 旱季斷流,造成了河水流動的中斷,導致了河馬糞便的堆積,才造成了魚群死亡的慘案。

而造成馬拉河旱季斷流的竟然就是我們人類!

馬拉河寬闊的胸懷,滋潤了沿岸一萬三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滋養了種群豐富的動物,以及在此定居的人類。人類的無序擴張,農作物的種植,使人們引用大量的河水澆灌農田,導致河水減少;隨著人類生存空間的擴大,越來越多的森林植被遭到破壞,河水的補給也變得越來越困難。最終才導致悲劇的出現。

聽完這段歷史后,大家終于知道了,在河馬的背后,原來還有人類這個隱藏的「兇手」。如果想要懲罰河馬,又要如何懲罰人類呢?

經過層層推演、抽絲剝繭,不斷地推翻、不停地深挖,我們終于找出了事情的真相: 馬拉河上千千萬萬條魚類亡魂,不僅是河馬糞便的犧牲,更是人類不斷拓張領地,不斷破壞自然環境的惡果

面對如此的結果,我們能做什麼?或許,對于人類的處罰已經到了,或許自然對于人類的懲罰還在不遠的將來。為了避免更糟糕的情況出現,我們必須從根源做起:限制水資源的濫用、恢復馬拉河的水循環、避免魚類的大量死亡、洗清河馬的不白之冤。保護環境,從來不是一句空話,而是關系你我、關系子孫的千秋大業!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