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發現1歲猞猁,去羊圈偷羊被抓,放歸后就從藏狐嘴里搶到旱獺

aiya 2023/01/09 檢舉 我要評論

猞猁是一種漂亮的貓科動物,臉部像虎一樣帥氣,身形像狼一樣矯健,因此猞猁還有個別名叫「狼貓」。猞猁的尾巴很短,耳尖上長著直挺挺的簇毛,就像兩根天線一樣,靈動可愛。

在青海剛察縣吉爾孟鄉,發現一只大約1歲的小猞猁,居然膽大包天跑去牧民家里,溜進羊圈企圖偷偷捕食肥羊。然而,它不僅沒能偷食到肥羊,還被牧民當場抓住了。

之后,小猞猁被帶到了野生動物園,還有了自己的名字——天線寶寶。從此,天線寶寶過上了「衣食無憂」的生活,身體養得十分壯實。直到一年后才放歸野外,不知道它在野外過得好不好?

01將近1歲的小猞猁,跑去牧民家偷羊吃,輕易就被抓住了

一般來說,猞猁大概1歲半開始獨立生活,而「天線寶寶」才11個月大,還有1個月就滿1歲,仍應該跟隨在母親身邊,但現在它卻獨自在野外游蕩。

小猞猁第一次出現人們眼前,還是在2021年4月份。萬物復蘇的春季,野外不乏食物來源,就算捕不到大個子獵物,也能逮只鼠兔果腹,但小猞猁的捕獵技能還不太嫻熟,幾次撲空,都沒能逮到獵物填肚子。

在生存本能的驅使下,小猞猁跑到了有人居住的地方,還溜進了羊圈里,試圖捕食肥羊。但它一進羊圈,就鬧出了不小的動靜,羊群躁動叫嚷著,引來了牧民。

牧民一看,羊群里居然混進了一個「不速之客」,輕易就將小猞猁捉住了,并拴住了它。再一看,這個「不速之客」一點也沒有野生猛獸的兇猛勁兒,看上去還挺虛弱的樣子,眼睛也不明亮犀利,倒有點兒可憐。

02小猞猁為何沒有跟在母猞猁身邊?

當天晚上,小猞猁被送到了青海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經過檢查,掌握到小猞猁的基本情況:這只小猞猁11月齡大,雄性,體形消瘦,體重24斤,比同齡的猞猁要瘦,而且反應遲鈍,右眼失明。

在進村偷羊之前,小猞猁應該已經在野外獨自生活了一段時間,由于體弱,有眼疾,捕獵技能不嫻熟等原因,它長時間餓肚子,有長期營養不良的癥狀。

一只未成年的猞猁寶寶,為何沒有跟在母猞猁身邊?難道是與母猞猁走失了?或者因為有眼疾,遭到母猞猁棄養了?

首先,猞猁幼崽出生后1個月吃肉食,2個月開始出洞活動,再長大點就開始跟隨母猞猁學習捕獵,一般不會離開洞穴太遠,又加上猞猁感官敏銳,可以通過叫聲、氣味等方式通訊,所以小猞猁走丟的幾率不大。

其次,小猞猁「天線寶寶」已經快1歲了,雖說捕獵能力很差,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捕獵能力,不然也不會跑去牧民家,試圖偷食羊了。由此可見,小猞猁曾跟隨母親生活,學習捕獵技能,并未遭到母親棄養。

經過各種分析,最有可能的原因有二:其一,母猞猁或捕獵失利,或遭遇天敵,已經傷亡,無法再照顧小猞猁。

其二,這只小猞猁將近1歲了,可能是個早早離開母親,開始獨自闖蕩的乖寶寶,只不過在殘酷的野外環境中,它的生存能力還有待提高。

03每天捕食兔子或鴿子,眼睛治好了,還長胖了一圈

不幸中的萬幸,偷羊未遂的小猞猁在救護中心得到了有效治療。2個月后,小猞猁右眼的視力恢復正常了,可以正常觀看四周環境。

工作人員還有針對性地給它補充營養,小日子過得美滋滋。身體養好了,反應敏捷,動作矯健,不再是那個虛弱、營養不良的小萌貨了。

時光匆匆而過,小猞猁「天線寶寶」已經在西寧野生動物園生活了一年,但并不是每天都「飯來張口」。

小猞猁的食物是兔子、鴿子等人類飼養的小動物,不過得憑自己本事去捕捉,能捉到獵物才有得吃。

也許是因為伙食太好了,小猞猁的體重增長到62斤,胖了一圈,已經長成帥氣的雄性猞猁了,還被網友叫做「天胖兒」。「天胖兒,要節制點才行哦,再胖下去就可能會妨礙到你敏捷捕獵了。」

在日復一日的鍛煉中,小猞猁的各項能力不知不覺提升了,奔跑,跳躍,出擊,幾乎每次都能完美完成捕獵工作。

即便在野生動物園生活了一年,但工作人員有意與它保持距離,盡量減少互動,所以小猞猁并沒有對人表現出依賴性。

對野生動物救護最好的結果,就是將其放歸野外,除非是「老弱病殘」的個體,不然會「應放盡放」。小猞猁還年輕,且眼疾治好了,身體也養好了,是有可能成功放歸野外的。

04放歸后一去不回頭,從藏狐嘴里搶到旱獺

科研人員綜合了各種因素,經過全面考慮,決定于2022年4月11日放歸猞猁「天線寶寶」。當然了,放歸之前,在它的脖子上戴了衛星定位項圈。

大通縣北川河源保護區內棲息著野生猞猁種群,并且有大量旱獺、野兔、鼠兔、鳥類、巖羊等動物分布,這些都是野生猞猁的主要食物來源。

為了更好地幫助猞猁回歸自然,科研人員還為猞猁搭建了避難所,對它進行野化訓練。在避難所投放了兔子、鴿子、小羊,以便猞猁捕食,防止它暫時還不會野外捕獵而餓肚子。

不過,猞猁「天線寶寶」于4月12日離開避難所,走到不遠處的山頂上徘徊了一陣子,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并沒有再回來取食為它投放的食物。

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野外的天地廣闊而自由,也難怪猞猁一去不回頭。如今的猞猁已經擁有強健的身體,可以在野外捕食旱獺、鼠兔等獵物生存。

猞猁覺得肚子餓了,四處觀察了一番,鎖定前方的幾只旱獺。壓下身體,悄悄靠近,不過 它還是慢了一步。沒想到有一只藏狐也潛伏在另一個方向,搶先一步沖出去,一口咬住了一只旱獺。

藏狐一動,其他的旱獺都跑光了。猞猁也不甘就此罷休,也迅猛出擊。猞猁的目標是藏狐口中的旱獺,眨眼就沖到藏狐跟前,伸出利爪擊打,迫使藏狐丟開旱獺來應付它。

就此此時,猞猁飛快地叼起地上的旱獺就跑,跑過一個小山丘,躲到一處灌叢里啃食旱獺。

靠著自身的能耐,猞猁在野外也混得風生水起,不過它始終在流浪,還有一件終身大事等著它去完成呢。

05長途遷徙,流浪了一個月,終于圈定50平方公里的領地

初回到野外的猞猁,并未安分地待在一個地方,它是在流浪,也是在尋找,尋找一處合適的地方正式定居。等有了自己的領土,才能找到配偶,繁衍后代。

它遵循著猞猁的習性,白天休息,夜晚游蕩,進行了長途遷徙。它跨過大通河,兩次穿過G227國道,進出祁連山國家公園,在路上遇到人,會主動避開。

數據顯示,流浪了一個月,猞猁最終在門源縣境內的一處山區定居,那里緊鄰祁連山國家公園,自然環境適合猞猁生存,有充足的食物資源。

這之后的100多天,猞猁的活動在大約50平方公里的范圍內,比較固定,可見它有了自己的領地。

猞猁不再四處流浪,不再長途遷徙,也有了固定的休息點。在奔波勞碌去捕食之后,可以在舒適的巢穴里,美美地睡一覺了。

不過,猞猁并未滿足于這50平方公里的范圍。在10月份,它在朝不同方向的遠方探索,估計是在擴寬領地,同時也在尋找雌性配偶資源。

到了11月,衛星定位項圈自動脫落,就不再能準確掌握猞猁的行蹤了。不過,可以猜想到,做為一只強健的適齡雄性猞猁,到了來年2月份的交配期,它將會找到一個心儀的配偶。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