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狼群,趁著風雪屢屢偷襲羊群,老伯說:只能給它們換換頭狼了

aiya 2023/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草原放羊那會兒,呼倫貝爾10月初就該下雪了,再北邊下雪更早,那邊的狼也多,容易有些狼跑到我們這邊。野生的黃羊群跑得快,不容易抓到,狼有時候就會襲擊人們養的綿羊群。那年在下大雪之前我們牧場抓到了一只特別大的狼,也折了一只獒犬。

埋伏在牧場溝壑中的狼

牧場里的老獸醫看我和伙伴都不是打獵的料,弓箭和火槍都沒有準頭,就請了個槍法比較準的人來幫忙,他叫吳賓。那天晚上我們正吃飯呢,他騎著馬來了。

我們把它迎進賬里,一邊吃飯,一邊聊些天南海北的往事,很快就知道吳賓以前當過兵,前些年鬧狼災比較嚴重的時候,他就跟著人去打過狼。他自己說槍法還湊合,可老獸醫提起他的槍法豎了好幾次大拇指。

把三只狗子叫進賬里,和吳賓熟悉一下,它們一進來就知道坐在炕上的來賓是貴客,都站在下邊,把頭伸著到吳賓懷里,讓他撫摸狗頭。老獸醫哈哈一笑說:「狗子都知道妳是來幫忙的貴客……」

第二天早上喂了狗子,把羊放出來去吃草,狗子們都混在羊群里一塊走,時不時地往遠處山上看看,它們也關注狼今天會不會再來。我們幾個就背著槍和弓箭跟在后面,腰里都掛一把刃口不是太鋒利的斧頭。

到了山坡下邊,容易隱藏狼的溝壑里,狗子們都顛顛地跑過去,往下邊掃幾眼,看有沒有倒霉蛋的狼躲在里面,如果有的話,當場給它攆出來受死。

尤其是獒犬阿寶,和昨天被狼咬死的獒犬關系比較好,它跑得賊快,我都懷疑它期盼著哪個溝壑里有只不長眼的狼在里面,估計要是能打死一只狼,昨天氣得不吃食的它能當場吃下去一頭牛呢。

功夫不負有心人,籬笆最邊上的一個溝壑里,似乎有了情況。阿寶跑到那邊一看,頓時就炸毛了,沖著里面汪汪汪狂叫。隨后就從里面跑出來一只有些無奈的成年狼,剛出來就沖阿寶過去要咬它,讓妳當大聰明。

打掉一只狼

看狼來咬它,阿寶很有自知之明,趕緊往我們這邊跑。說時遲那時候快,吳賓一聲不吭,背著槍就往前跑,片刻就跑出去了三四十米,我和伙伴也趕緊跟上,一邊跑一邊從腰里的羊皮箭袋里抽箭。狼比較怕人,大概是前些年被打怕了吧,看人過去扭頭就跑。

我剛準備把背上弓卸下來,就聽到前邊槍響了,那只狼應聲倒下。到前邊一看,幾粒黃豆大小的鋼珠,著彈點分布比較散,最前邊那個彈孔和最后面那個相距有四五十公分遠。

我和伙伴都激動壞了,這麼快就打掉一只,這也太神了吧。吳賓檢查過彈著點后,站起來說:「這種火藥槍不太好用,三四十米距離,著彈點分布范圍半米以上,怕是七八十米外就很難打中了。」

我當時又不懂這個,覺得他的擔憂有點多余了,我們就坐在牧場里,哪里有狼來了,騎著馬過去,給它一槍就得了,五十米外能打中狼就可以了。

幾只狗子都跑過來了,對著狼的尸體發出嗚嗚的叫聲,尤其是阿寶,看狼倒地了,它湊上來,哇嗚一聲,咬到了狼脖子上。伙伴說:「咦,妳這只狗子,剛才看到人家就跑,這會兒來勁了……」

阿寶這是想告訴我們,它有功勞,因為是它發現的狼嘛。別的幾只狗子,也都過來搶著表現,本來就在旁邊嗅幾下倒地的狼,這時也都哇嗚哇嗚咬到了狼身上去了。

一塊放羊的伙伴打了三只狗子幾巴掌,它們都撒開了嘴。知道人們并不是想揍它們,撒開嘴后,都圍在我們腳邊搖著尾巴,就等著妳給它們頭上撫摸幾下呢。

我趕緊對著它們毛絨絨的大腦袋匆匆撓了幾下說:「今晚都加肉吃,加肉吃。趕緊去那邊探探……」然后我對著前邊一指,幾只狗子都去那邊刺探狼情去了。真是一群讓人不得不喜歡的可愛狗子。

因為剛出來就打了一只狼,幾只狗子像是打了興奮劑一般,比剛才更積極了,很快把那邊溝壑檢查了個仔細。這只還怕那只檢查不到位,明明人家剛檢查過,它非得再去一遍,還時不時地往周邊山上看一圈。

確定牧場里面沒有狼了,我們也就放松了下來,幾只狗子也都累了,都找個平整的高處,往干草地上一臥,側著頭監視著遠處方的山口,每只狗子負責一片區域,只要有狼出來,立馬就讓它們無處遁形。

打狼隊

我們幾個想坐下來歇息一會兒,有個人騎著馬從遠處路口跑了過來,遠遠看著像個小螞蟻一般,十多分鐘就到了我們這邊,也沒有拴馬,就牽著馬走了過來,顯然有急事,說幾句話就走的感覺。

原來是昨天晚上狼群到了附近一個牧場,那邊幾個牧場準備組建一個打狼隊,主動進攻這群來去不定的狼群。人都在我們東邊那個牧場集合了,這會兒就往北邊山里去找狼呢。吳賓和我準備過去,伙伴因為那幾天有些鬧肚子,就在家里看護羊群。

老獸醫知道后,對我們說這邊已經看到一只埋伏在溝壑里的狼了,怕是狼就在前邊山里吧,并且狼生性狡猾,昨天晚上從這邊跑到東邊牧場了,就怕來個聲東擊西又跑回來了啊。

最后我們都留下來了,沒有去那邊,想在這邊守著。一天過去了,也沒見狼群過來,到晚上的時候,看北邊有手電光,有幾個人從前邊山里過來了,那是先前狼群來的方向。幾個人到了我們牧場說:「哎呀,在山里轉悠了一天,走到妳們這邊了,看到了狼群……」

真如同老獸醫說的那樣,狼群真的又返回我們這邊山里了,他們幾個往這邊走,天快黑了,看到我們牧場外的山里,一片綠瑩瑩的眼睛,一群狼正準備往我們牧場這個山口進發呢,給它們堵住打了幾槍。

又一問,因為距離遠,一只狼也沒打著,大家一陣嘆息后哈哈大笑,笑他們剛才講得煞有介事的,沒想到最后一只狼都沒拿下。然后把我們打的狼指給他們看,有人說:「跑斷腿的,不如坐著喝水的。」

給他們五六個人做了飯,邊吃邊聊,有說有笑的。打狼活動,把大家聚到一塊,當個聯絡感情的機會了。每過一會兒就有一個人去外面把放哨的人換回來,大家都吃點熱乎的。幾只狗子得著一堆骨頭,就在羊圈外面臥著啃骨頭,一邊還看著別有狼夜襲羊群了。

料事如神的老獸醫

老獸醫坐在那邊爐子邊,翻著一本書皮都黃了的老醫書。不斷有人喊他過來喝一杯,還有人開玩笑說:「再看書,妳的眼睛就瞎了……」他也不去喝酒,一會兒推一下自己的老花鏡,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過了一會兒,老獸醫突然站起來,對大家說:「妳們轉悠一天了,咱們都在這邊匯合了,狼會怎麼想啊,莫不會是去那邊牧場了……」說著他指了指東邊方向。

大家都說:「狼沒那麼聰明的,都是下半夜來,不能因為妳一個老頭的話耽誤了大家喝酒吃肉。」還有人開玩笑說:「不能因為這是妳女婿家的牧場就不讓我們吃過癮肉吧……」

老獸醫把書本重重地丟在了一邊的木架上,對大家認真地說:「妳們幾個趕緊起來,都到那邊牧場看看去。」看他這個長輩一臉嚴肅,大家都知道他不是開玩笑,大家嘴里說著沒那麼嚴重吧,然后都緊張地下了炕,去外面牽馬。

老獸醫讓我和伙伴留下來,讓吳賓和他們一塊去了,主要是怕我騎馬沒那麼熟練,又不怎麼會打槍射箭,大晚上出去,怕遇到狼了,幫不上忙,還容易出事,再說這邊有個什麼情況怕我伙伴一個人照應不過來。

他們幾個騎著馬往那邊趕,剛走了半個小時,天空飄起了雪花。老獸醫也不睡覺,就在那坐著看書,我和伙伴也拿著他的醫書在燈下翻看,主要是帶的小說都翻爛了,實在不想再看了。

他們幾個剛到那邊牧場,就聽到狼嚎不斷,狗子們汪汪汪叫個不停。幾個人騎著馬就沖了過去,對著在羊圈里沖殺的狼一通打,也顧不得防備著別打到羊了,因為地上倒下的羊少說也有一二十只了,不在乎打到一兩只羊了。

半分鐘后狼就知道不跑就得全完蛋了,丟下三四只狼尸,頭狼帶著六七只狼往山上跑去,很快就消失在大雪中。大晚上什麼也看不到,也不敢去追。清點一下,發現人沒有受傷,幾只狗子都有著不同程度的咬傷。

第二天上午吳賓沒回來,老獸醫說估計那邊有什麼情況了。我們都覺得不會吧,應該是吳賓大哥跟著他們一塊進山打狼去了,說不定下午就從北邊山口回來了呢。老獸醫說但愿是吧。

到了下午的時候,吳賓從東邊牧場悻悻地回來了。我們知道那邊發生的事情,都有些痛心,也沒有心情贊嘆老獸醫的先見之明了。最后老獸醫自己忍不住說:「要是昨晚大家不過去,怕是羊要倒下更多了。」大家都說是啊是啊。

後來大家去山里打了幾次狼,每次都讓狼給跑得干凈。主要是因為每次都亂吵吵的,大老遠狼就聽到了,或者嗅到了。人騎著馬過去了,狼已經在幾百米外的山上了,人再追過去,狼又跑更遠了,一會兒不注意,狼又繞回去了,反正就是在山里轉悠。

有天下午,他們幾個追著狼打,追著追著走近了,發現少了一半狼,就覺得是自己把狼追得著急,有些狼掉隊了。吳賓敏銳地覺得不對勁,掉隊的狼怎麼能一只都沒碰到呢?

幾個人趕緊從山里出來了,往最近的牧場趕去。剛到那個牧場,一片狼藉,已經有幾只羊被狼咬死了,還吃掉了一只,狗子也被咬傷了幾只,人過去時一切都晚了。看到打狼隊的人過去了,那個牧場的人抱怨:「妳們打得什麼狼啊,都跑我們這邊了……」

白毛風下狼猖獗

後來雪下得到大腿深,刮著白毛風,人馬都不敢出門,怕迷路了走不回來。這群狼可算得著勢頭了,就依偎在一塊,臥在羊圈下風處藏著,餓了,嗅著氣味就集體過去了,拖著羊就走,狗子敢露頭,瞬間被狼淹沒。

看見人出來,狼早就走了。除非妳愿意忍受零下40度的低溫,在外面一直守著。我要下狼夾子,老獸醫說沒什麼用的,這是最簡單的打狼方法,以前下得多了,連夾子都不認識的狼早就淘汰了。我還是下了個夾子,還用草壓著,告訴狗子們不能往那邊去。

一只狗子看人走了,偏偏要去探探埋的什麼好東西,嘭一聲夾住它的嘴巴了,嘰嘰嚎叫。我過去了,趕緊給它打開了,還給它大腦瓜一巴掌。之后我往地上撒點草,它都不敢到跟前了。

狼都精得很,看到有草蓋著的地方,堅決躲開。我想把地啄開,放夾子在里面,上邊蓋點土,興許能夾著狼。還有狗子去看我埋得是啥,幸虧我看到了,趕緊把狗子趕走。最后一只羊跳出羊圈,把夾子給踩了,氣死個人。

老獸醫看總是打不著狼,就對吳賓說:「以后別管其它狼了,也不和打狼隊一塊行動了,等天晴了,妳就埋伏在羊圈附近,把那只狡猾的頭狼打掉,我就有辦法消除狼災……」

過幾天天晴了,狼群都躲在山上,趁著夜里來偷吃羊,一次就來一兩只狼,都不怕狗子。一夜狗子叫十多次,不勝其煩。等狗子和人都被折騰得困了累了,兩三只壯年狼就該殺進來了,到了羊圈里,叼著一只半大的羊就跑。

這種壯年狼,叼著羊狗子們敢攆過去,它們看狗子跑近了,把嘴里的羊一放地上,狗子就不敢近前了,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狼咬了。老獸醫很奇怪地說:「怎麼感覺現在的狗子沒以前能干了呢,以前的狗子和狼對咬,現在怎麼這般慫了呢?」

一只被誅心的狼帶著狼群走了

有天晚上,吳賓蹲在羊圈后面,用一個厚實的毯子包裹著自己,看到兩只狼跳過籬笆進了羊圈,嘭一槍把那只尤其大的狼打掉了,另一只狼就跑了。吳賓說這就是這群狼的頭狼。

老獸醫說他現在眼睛拙得很,就找來了稱,稱了一下這只狼,整131斤重,他當時就驚呆了,因為尋常的草原狼,比較重的也就80斤左右,也就比獒犬重個四五斤的樣子,這只狼怎麼這麼重啊?

把那只先前抓到的異常高大的狼上稱一稱,113斤半。這只狼已經快半個月沒怎麼吃東西了,瘦得可以看到肋骨了,還有一百多斤重呢。按老獸醫的指示,我們把這只狼抬到外面放了。

提前在進山的路口,放了一只巨大的死羊,這只狼把羊拉到一邊石頭后面,飽飽地吃了一頓,又把剩下的羊埋到雪窩里,自己躲起來了,之后每天過去吃羊肉。五六天后,那只被我們放掉的狼恢復了體力,就跑遠了。

幾天后大家看到這只被放走的狼和那個狼群一塊在外面山上追擊黃羊群,那只被放走的狼成了頭狼。因為它來到這邊就被抓住了,還餓了半個月,最后靠撿一只死羊才活得命來。

估計它覺得這邊太殘酷了,就帶著狼群追著黃羊群往東北方向跑去,再也沒有回來了。之后幾年也沒有狼群來了。

幾天后聽廣播說今年是這些年最冷的一年,讓大家注意防寒防雪災。又過幾天,聽到廣播里說東北虎保護的新聞。老獸醫一拍大腿說:「哎呀,我可是想明白了……」

老獸醫的分析:

這群狼應該是生活在東邊林子里的東北狼,因為前些年打老虎厲害,狼群就填補了老虎的領地,後來保護東北虎,加上外興安嶺保護老虎早,老虎來回跑動,咱們這邊的老虎數量恢了些,又回到了原來的領地了。

東北虎體重五六百斤,狼群很難奈何它們,一旦老虎回到哪片領地,一年半載,那個地區的狼就消失了,往外邊遷徙了。這群狼應該是因為老虎的擠壓效應,加上今年雪大食物少,它們就離開森林,來我們這邊鄰近的草原碰運氣了。

草原狼大的也就80斤,東北狼平均體重就達90斤呢,大的個體更是可達140斤,原本是和馬一般大的老虎斗,現在見到比自己小好幾號的獒犬,那可不就手拿把掐了,怪不得都感覺獒犬怎麼沒以前厲害了。可苦了附近幾十只辛苦牧羊的狗子們了,當天趕緊給我們牧場的幾只狗子加了餐。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